调查报告:食品与农业:2013年

最新更新

 

让公众参与转基因决策是政府义务

来自博客文章俞江丽 | 2013-06-21 2评论

——本文于2013年6月21日发表于《 证券时报 》 前不久农业部一口气“大手笔”审批了三个转基因大豆的进口生物安全证书,引起公众和媒体热议。1995年中国进口第一批转基因大豆时,还没有几个消费者清楚 转基因 为何物。 事隔18年,相同的举措从无人知晓到造成全社会关注,可见今天的中国老百姓不论是对转基因技术的风险意识,还是对公民参与政府决策的意愿,都与18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也可以说,由于市场上转基因食品的来势汹汹,转基因粮食的生物安全问题,其实不知不觉中已经成...

孟山都发出从欧盟局部撤退的信号

专题 | 2013-06-07 15:39

布鲁塞尔——据丹麦媒体服务调查报告报道[1],除了几个政府政策支持的国家外,孟山都将不在欧盟积极推广他们的产品。全球超过两百万的民众在获悉这个消息后,倍感振奋,在5月25日的周末走上街头,对这个全球最大的生物技术公司造成的政策干扰和环境破坏进行抗议。

“上帝的杰作”还是“迟到的教训”?——政府何时才能认识到转基因作物的不可控性?

来自博客文章Janet Cotter, Eric Darier | 2013-06-05 6评论

当美国一个农场里的小麦被发现是未批准的 转基因 品种后,这一事件的冲击不仅波及到全球的小麦市场,同时也进一步证明了转基因作物的无法控制。 那么,从2005年的最后一次田间试验到8年后俄勒冈州宣布 转基因作物污染 ,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呢?这些转基因小麦种子是如何到今天的农场里的?谁应该为这一事件负责?又应该由谁来为清除转基因作物的污染买单?这些污染是只限于在俄勒冈州一个农民的田地里呢,还是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曾经进行过转基因小麦试验的加拿大是否也会有影响?...

《双重风险下的中国转基因水稻研究 》

刊物 | 2013-04-25 10:30

调查报告《双重风险下的中国转基因水稻研究》内容涵盖两方面:跨国种业公司(主要是孟山都)对中国自行发展的转基因技术的全面专利控制,以及国内转基因科研监管体系存在的漏洞。

余震:回家的路

专题 | 2013-04-16 10:30

都说蜀道难,那条开进龙门山的路,的确有点惨不忍睹——没有柏油路面,只是碎石子填充了土地的沟壑,缓解往来车辆剧烈而频繁的颠簸;路就挂在垂直的崖壁上,参差的岩面如断骨般惨烈;时不时出现的坡度平缓的扇形坡地,则都是滑坡的遗迹。沿路,不时可见废弃玩具似的房屋斜插在瓦砾堆中,断桥残壁大咧咧地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既恐怖又荒诞。

《与危险为“磷”2——四川省龙门山磷矿区震后恢复重建风险调查》

刊物 | 2013-04-15 10:30

四川省龙门山中段是我国磷矿主要产区,依托资源优势,在成都平原西北部的龙门山,建成了我国第四大磷矿和磷化工产业地。但龙门山地区位于地质脆弱带,采矿活动引发的地质次生灾害频发,5.12 汶川地震以后,这个问题显得尤为严重。

《与危险为“磷” - 四川省磷肥行业磷石膏污染现状调查》

刊物 | 2013-04-02 10:30

中国是世界第一大磷肥生产国,磷肥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到2011年底,庞大的磷肥产业在中国的大地上留下了三亿吨含多种有害化学物质的工业副产——磷石膏,这些产量巨大而再利用率非常低的固体废物对磷矿和磷化工业集中的四川、云南、湖北等省造成了长期的污染。从2012年5月开始,绿色和平历时数月,对磷化工大省四川的磷石膏污染状况进行了包括初步采样检测在内的走访调查,调查对象包括四川什邡、绵竹当地的五家大型磷化工企业,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显示:所有检测的磷石膏渣的浸出液都含有氟化物、重金属等有害化学物质,由于...

震后“空城计”

专题 | 2013-04-02 10:28 2评论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让许多人家园全毁。灾后五年,重建工作暂告段落,但对于什邡市石亭江畔金花镇的仁和村村民,“邻居”蓥峰实业和它在石亭江畔堆放起的巨大磷石膏渣堆,却使他们有“家”不能回。

现实版“愚公移山”

专题 | 2013-04-02 10:28 2评论

你认识那个“愚蠢”的愚公吧?因为家门前被两座大山挡住,于是开始了艰难的移山运动。纵使邻居们都笑他,愚公依然坚持不懈、挖山不止,终于感动了天帝把山挪走。而在四川绵竹市的白衣村,也有一群“愚公”,一铲铲、一车车地移着“怪山” - 两座磷化工巨头龙蟒集团排放在河边的磷石膏堆。

348 结果当中显示第11 - 20个相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