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遥遥已轻飘,彩虹勇士号的离与和

专题 - 2011-08-17
现实总是比虚构要更富戏剧性,巧合其实是代表着必然。彩虹勇士2号从绿色和平移交给Friendship后的第一任船长名叫Alain Connan,法国人,78岁的老人,他恰恰是1989年绿色和平第一任彩虹勇士2号的船长,就是他驾驶着彩虹勇士号启航,现在也是他将驾驶着彩虹号在绿色和平船员的继续帮助下启航去孟加拉国。

本文作者:绿色和平行动与调研部经理郎希宇

Alain上世纪九十年代退休离开绿色和平后,就加入了Friendship的志愿工作,从事孟加拉国的难民医疗救援。而正是他全力撮合了彩虹勇士号这个最好的结局。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年初在香港,他登船后,我以为是个普通的老人,想带他参观下,哪里知道他比我对这船更熟悉得多,于是最后带着我又重走了这一段历史,他那份旧船长证书,还有一些老照片,当年的他还是很年轻的。

Mike船长与未婚妻在彩虹勇士2号订婚

而在前天,现任船长Mike刚刚和他的未婚妻Jomima在船上举行了订婚仪式,他未婚妻的父亲也是彩虹勇士号的第一批船员。每个人都签署了订婚见证书,来见证这美妙的一刻。Mike总是笑眯眯地接受大家的祝福,这是在长达十年的彩虹勇士2号紧张充实的船长生涯后,难得的放松。订婚仪式后,可爱的船员们把船长小卧室放满了鲜花,改造成了巴黎丽兹酒店的蜜月客房,细心地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该是如何的一个难忘之夜呢。

船员们正在清理彩虹勇士号,为她的移交做最后的准备

首任彩虹勇士2号船长Alain Connan与现任彩虹勇士2号船长Mike Fincken首任彩虹勇士2號船長Alain Connan與現任彩虹勇士號船長Mike Fincken

在简单但隆重的移交仪式上,在船头新油漆的Rongdhonu(彩虹)字样底下还隐约可见Rainbow Warrior的船名,船上四周围挂满了彩旗,印着来自世界各地支持者和绿色和平员工祝福彩虹勇士号和记录他们的美好回忆的字句,除此之外,已没有留下什么绿色和平的印记了。Alain和Mike两个新旧船长(倒底哪个新,哪个旧呢?)并肩站着,看着绿色和平的船旗被徐徐降下,表情肃穆。在这一刻,他们的感受,也许正如曾经在船上做过几个月志愿者的萧玮某一晚在微博里所说的:“最初看到一下高兴了,我所有迫切的疑问:她到底送谁了?干嘛用?在哪儿用?名儿改成什么了?都是些最好的答案,但瞬间巨颓。老船好去处,新船就要来,再好不过,可我实在无法解读心中的失落。感谢老天爷北京今夜不插电的雨。”

这几天我除了闲暇和船员们分享着在每个角落曾经发生过的或者惊心动魄,或者感人至深的故事外,更多的,是和大家一起在船上忙碌,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也许这就是最好的告别了。

但凡和彩虹勇士号在全球巡航为环境正义并肩作战过的人,不管是志愿者,支持者,员工还是船员,可能都会有同样的感觉:只要上了船,就是一家人,而这一家人为了地球绿色和和平的美好未来,人类的可持续发展,生命多样性的维护这些貌似和自己无直接关联的愿景而无畏地工作奋斗,年复一年,四十年一晃而过,该分开的终究要分开,一代代传承下来,我们还都是一家人,不管身在何处,心都是在一起的,继续为同一个目标不懈努力。

以此原因,绿色和平也承诺对彩虹勇士号的最后归宿负责,即使最后她完成了生命中的所有使命需要解体或其他用途,绿色和平都会确保她受到最高环保标准的处理,融入自然界的生命循环中去。

我们永远不会离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