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浪同眠——彩虹勇士号的海上家族史

专题 - 2011-06-23
当你有机会乘坐世界上最著名的环保战舰时,你会有什么感想呢?

一连串可能的答案在我脑海中闪过之前(包括“真的吗?”和“天哪”!),我的唯一答案是:“当然!”

彩虹勇士号在韩国。

韩国是彩虹勇士二号在退役前的最后一站。她刚刚完成了监测日本福岛海洋核辐射的任务,特意航经韩国,协助绿色和平成立首尔办事处,并推行反核运动。

此行将会是苦乐交集的。因为彩虹勇士二号完成韩国之旅后便会退役,彩虹勇士三号便会随后登场。

而我对以摄影师身份记录彩虹勇士二号历史性的退役旅程感到兴奋莫名。我一抵达韩国仁川港一号码头就拿起摄相机,面对这艘传奇的绿色旗舰,先拍为快。

来自新加坡的摄影师Simon从小就很喜欢彩虹勇士号。他问我:“彩虹勇士号漂亮吗?”。没错,她很漂亮。Simon一和我见面,便向我解释我将会看到的事和工作,但我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停靠约 100米的彩虹勇士二号身上。到了傍晚,当晚灯射到光滑的绿色船身时,我可以见到“彩虹勇士号”是闪闪发亮的。

接着Simon向我介绍Katie。Katie是彩虹勇士号的义务水手。包括她在内的14名船员,组成了一支国际性、令人振奋的团队,如同绿色和平的本质。我向来自西班牙、南非、加纳、英国、印度、泰国、新西兰、加拿大和荷兰等国的船员打招呼。他们不少在绿色和平的航海经验是以十年计。不论是航海或进行环保任务,他们都全情投入。对他们来说,彩虹勇士号就像他们的“家”;船的外壁不仅对抗外来冲击,它更包含了二十多年的历史:这是一部海上家族的历史。或许这个“家”的面孔经常改变,但保护环境的决心是长久的。

彩虹勇士号在韩国站的船员合照。

彩虹勇士号船身有很多彩绘创作的装饰及纪念品,像一个又一个有待发掘的环球历险故事。但我总是被船上从通道到饭堂满布的记录着过去和现在的照片吸引着。

要走过这个照片走廊比想象中更花时间。其中一张黑白照片,记录着有一个大胡子男子在甲板浸着浴,在南极洲某处庆祝生日。当我看着这帧照片时,连本来的要办的事都忘记了!在这些第一代彩虹士号照片当中,有令人怀念的摄影师Fernando Pereira,他在彩虹勇士一号的爆炸中丧生,而彩虹勇士一号之后则以新西兰毛利人方式海葬。

另外一辑关于绿色和平第一艘船舰Phyllis Cormack号和一群绿色和平创始人的照片,就好像稳固的船锚,承载着船舰见证世界各地环境遭破坏的使命。

我到达彩虹勇士号后不足48小时,船便驶向第一个目的地。船员拉回船锚,表示我们正在离开港口。当蓝天向着地平线消失,晩霞就像一张厚厚毛毯裹着彩虹勇士号。荷兰的志愿医生Hans身穿温暖的的外套和裤子,站在船长室外看风景。船长室内的船长Mike,他为绿色和平航海已有十多年,他正在专心监视着显示邻近船只的屏幕。我们已经离开岸边数小时了,好像进入了自己的小世界一样。

彩虹勇士二号将韩国作为退役前最后一站。

由于有雾,我们很多工作都得停止。有些船员下班后留在自己的小角落,他们早已学会享受这段空闲时间,因为他们知道在旅程后期空档便没有那么多了。他们有些人会躲进自己的房间,其余的则在饭堂玩音乐和聊天。晚上彩虹勇士号继续在黑暗中航行,我们与大浪同眠。

在过去几天,我在彩虹勇士号体验到很多令人惊奇的事,有些更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这艘船的光芒比夕阳斜照时的还要灿烂,因为船舰本身便是光芒四射。

 

——本文作者:绿色和平摄影师李吉娜 (Kira Leinonen)

绿色和平摄影师Ki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