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唯一值得的事业而奋斗

专题 - 2011-05-25
我觉得我活在借来的时间里。甘地说,"我只能途经这个世界一次。所以任何我能做到的好事,任何我能向同胞展示出来的善意,让我现在去做。别让我推迟,别让我忽视,因为我不会从这里再次经过了。"这就是我的生活。

绿色和平组织国际总干事库米•奈都

绿色和平组织国际总干事库米•奈都已经几乎放弃了对美国签署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减缓气候变化国际协议的等待。

“如果世界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联合起来的话,我们最后都会输掉。不过,我已经完成了我个人的想法,我相信我们必须鼓励其他国家向前迈进。美国国内的保守派很强大,他们将美国推离到了其他国家之外。美国和索马里是唯一两个没有签署《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Child)的国家。”

来自南非德班的奈都现居住在阿姆斯特丹。随着故乡正做好准备,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的第十七次缔约方会议,奈都也在南非内外来回奔波。

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该国拒绝签署1997年约束欧盟委员会和37个工业化国家,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京都议定书》(Kyoto Protocol),并且明确表示,如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不首先签署,美国不会签署任何约束性协议。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国,在经济增长引人注目的背后,该国每年的能源需求也十分巨大。据彭博(Bloomberg)报道,中国去年的低碳能源消费上升了30%,为511亿美元,高出目前任何一个国家。

“忘掉军备竞赛和太空竞赛吧,未来唯一值得的竞争的是绿色竞赛,目前的领先者必会成为未来的赢家。我们应该面对绿色经济的到来。虽然时间会比绿色和平希望的长,但它终归会来临的。中国严重关切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而且他们已经就这点进行了战略和经济方面的深思熟虑。他们想遥遥领先。他们希望成为未来的大玩家。”

前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将转向绿色经济的改变称为“自二战美国汽车化以来,美国最大的经济机遇”。此外,美国已有超过700座城市,约750万美国人已经同意到2012年时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1990年水平的7%。不过,美国正在输掉竞赛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了。

“中国正在展示出比美国更加强大的领导能力。美国在德班签署协议会更加有利于世界,但美国的政治现实……意味着我们现在在美国的努力是在自下向上促进美国的领导地位。”

“自下”是指从好莱坞(以及非名人处)赢得支持——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要求好莱坞通过国际电影和电视节目传播气候变化讯息。

奈都对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在推动气候变化及人权事务方面的不情愿表示遗憾,不过他理解奥巴马面临的巨大阻力。

奥巴马并没有利用美国环境保护局(EPA)危害裁定(美国环境保护局对温室气体额一项正式发现,该发现使得EPA依据清洁空气法案【Clean Air Act】开始对六类不同气体污染物实行监控——原文注)的优势,也没有对他在竞选时承诺过的人权虐待状况发出过任何声音。

“我必须承认,奥巴马的竞选是美国民主中最有希望的事情……但我是政治科学方面的博士。我知道这会有多难,但奥巴马从没针对他的承诺作出过什么。在气候变化方面,他没有利用他在医保改革时动用的政治资本。美国的外交政策也很简单。是的,谈论利比亚、伊朗、叙利亚很好,但巴林、沙特阿拉伯、也门的事情也是一样,处理的方法却完全不一样。正是因为这些双重标准,我才将奥巴马的外交政策称为‘微缩版布什政策’(Bush Lite)。”

奈都对社会公正的追求充满激情,并以此支持他在绿色和平组织的工作。1980年南非发生学生暴动时,奈都参与了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在母校查兹沃思学校(Chatsworth school),他经历了开除——复学——再开除的过程,之后又加入了民间组织运作的群众运动,以推动反种族隔离的事业。

“由于当时的镇压,我们需要从人们的密切关注起步。我不是政治家庭出身。我和我哥哥都是家里最早的大学生。不过,虽然我们来自工人家庭,但我们的激进行为却并不总是得到理解。家里人总是担心我们的安全。”

之后,奈都的母亲去世。虽然这件事情仍在隐隐作痛,但它却赋予了奈都自由。

“虽然我不会有意识地这么认为,但在我母亲去世后,情况变得奇怪了。这意味着无论风险有多大,我都可以承担。因此,我深深地尊重那些选择在小方面做出贡献的人们。即现是现在,我们也要为每个人创造机会,让他们以力所能及的方式作出贡献。”

在公民社会(Civicus)、南非全国非政府组织联盟(the South African National NGO Coalition)和南非独立选举委员会(SA's Independent Electoral Commission)等民权组织工作了数年之后,奈都将他在绿色和平的工作,看成是自然而然的下一步。

“如果我们在全世界都拥有人权和真正的民主,我们就不会让我们的环境退化。我们让环境退化的原因,是因为这样会给一小群人带去大量财富。总是说,布什有能用石油赚来的钱买到的最好的环境法规。”

2009年1月,奈都接受了绿色和平的邀请,当时他正绝食抗议,声援津巴布韦人民。

“那是我绝食的第19天。我当时没有认真考虑这件事,但我女儿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说,‘你要是不认真考虑这件事的话,我就不和你说话。你们大人已经把地球搞砸了。绿色和平才有勇气。’”

在基本需求被“整理出来”之后,奈都才将关注环境视作自己的最好选择,因为他认为,气候变化正在掠夺穷人们的传统生计,而且加剧了全球贫困。

奈都承认,激进主义贯穿了他的生命。他将自己的空闲时间用在了“志愿事务”上。此外,虽然他喜欢阅读推理小说,但他床头摆放的书,大多数同领导及其他工作方面相关。“我失去了种族隔离时代时的密友。我觉得我活在借来的时间里。甘地说,‘我只能途经这个世界一次。所以任何我能做到的好事,任何我能向同胞展示出来的善意,让我现在去做。别让我推迟,别让我忽视,因为我不会从这里再次经过了。’这就是我的生活。我觉得我很幸运,得到奖学金,并获得了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为了纪念那些斗争中去世的人们,我觉得不能发出这样的讯息,即在这个时代为民主斗争只是玩玩而已,这很重要。”

本文译自Business Day 原文地址

感谢东西网志愿者协助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