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潘基文,韩语问候令他长握我的手

中国绿色和平代表记与联合国秘书长之会面

专题 - 2007-10-19
“什么?开玩笑吧,我只不过是个26岁的女孩,我能对潘基文说些什么呢?”这是当我被通知,将代表中国绿色和平与现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见面时的第一反应。事情缘起于今年的联合国大会会议中,将召开高级首脑会议,中国绿色和平项目与传讯总监卢思骋会在70国首脑(包括布什总统)前,就政府应对减缓气候应尽的义务发表讲话。而在此会议的前几天,联合国秘书长办公室也邀请绿色和平与秘书长本人单独会面。作为中国绿色和平的一员,也作为与潘基文一样,在异国工作的韩国人,我被安排与国际绿色和平总干事及其他国家办公室同事一道,应邀前往。

2007年9月19日,中国绿色和平的崔喜晶与国际绿色和平总干事及其他国家办公室同事一起,应邀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会面。图为崔喜晶在与潘基文握手。

对我来说,与潘基文"约会"简直不可思议,就像和迈克尔•杰克逊、甲壳虫乐队见面一样。现在,潘基文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名气的韩国人了,我钦佩他的价值观,钦佩他将世界问题视为己任的工作态度。最近,他对《国际先驱论坛报》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经历了朝鲜战争,而在其成长过程中,他亲眼见证了联合国作为一个援助性组织,帮助他的祖国在毁灭性的战争之后进行恢复和重建。现在轮到他献身于公众服务事业了。潘基文的这番话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我在很多国家居住生活过,韩国、拉美、美国和现在的中国,其间见证的环境污染和贫困问题极大地影响了我。我也把世界的问题视为己任,也正因为这种想法,我选择了在绿色和平工作。

回到与潘基文会面的故事。我们来到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在这个38层的大楼里,看到不同国籍和种族的人们十分融洽地共事、访问和交流,场面令人感慨,我想,如果所有的国家都像这里一样,该有多好!经过各种安全检查,我和其他的同事们终于到达大楼顶层,秘书长办公的地方。联合国官员热情地欢迎我们到来,接着就看到了潘基文先生。

当既熟悉又陌生的潘基文先生站到眼前时,我兴奋地恍如飞到了外太空。他的神情很平静,这也许就是他能够领导这一肩负世界上最大使命、最复杂的组织的原因吧。我们站成一排,欢迎秘书长,轮到我与他握手时,我用韩语介绍自己,并告诉他,我是中国绿色和平的代表。他十分惊讶,但同时,见到一位像他一样的韩国人在为绿色和平工作,代表的还不是自己的国家,他又显得很开心。他不停地握着我的手,大概有20秒钟,问了我好多问题,比如:作为一个韩国人,我为什么选择在中国工作;我是否说汉语……等等。我一一作答,又害羞,又激动。

我们就座后,就改善未来的环境问题开始交换意见。轮到我发言了,我简要地介绍了绿色和平在中国开展的工作,以及我们如何建议中国的决策,并像他阐释,通过增加可再生能源及能源利用率,减少中国对煤炭的依赖是可能的,这样既能稳定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又能实现经济发展。

接着,我向他介绍了我们在增强人们环保意识方面的工作,并给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明中国的年轻人对环境问题已经越来越感兴趣了。在绿色和平"喜马拉雅之行"博客上,我们讨论了冰川加剧消融的问题,数小时内便突破了20万次点击。

之后他告诉我,他已经关注绿色和平很长时间了,并且十分赞赏我们的努力,以及在环保前沿问题上的影响。他还鼓励我们,要继续推动国家和公众在改善环境方面积极行动起来,他说自己十分了解非政府组织在环保方面起到的作用。我简直太兴奋了--世界上最高级别和最令人尊敬的政治领袖对绿色和平的积极努力做出了如此的肯定!

会议结束了,我走出办公室,心情无法平静。我问自己:"这些都是真的吗?我真的和联合国秘书长交流了那么多看法?"

我真希望自己代表了绿色和平以及全亚洲的年轻人,让潘先生了解,我们关心环保问题,并且全力支持联合国和各国在环保方面的努力。就我个人来说,我决定不管任务多重,时间多长,我都会继续努力,为遏制气候变化而努力。

崔喜晶,绿色和平项目主任

2007年9月20日

加入我们

加入绿色和平,与崔喜晶及众多成员一道,为减缓全球气候变化,为改善我们的环境,共同付出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