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和平欲叩开商讨捕鲸问题之门,日本缘何阻挠?

日本用政治手段将“希望号”拒之门外

专题 - 2007-04-01
目前正是日本樱花绽放的时节,东京城里,春风和煦,草木吐绿。然而当人们享受美景时,绿色和平的“希望号”却遭到阻挠,只能在海港周围徘徊,无法停靠东京湾。“希望号”奔赴日本,是要发起一场关于捕鲸问题的商讨,让日本敞开言论大门,广纳百方之议。

希望号正驶往日本捕鲸船,准备为因着火而无法启动的“日新丸号”提供援助。

92%的日本人并不知道他们的政府在南大洋捕鲸计划的具体情况,这种状况亟需转变。之前曾经捕鲸的国家中,大多数都已经展开过讨论,实现了从捕鲸到观望与保护的态度转变。

绿色和平邀请了日本水产厅代表、鲸类研究会、共同船舶会社(捕鲸船的拥有公司),还有日本公众,来参观"希望号"并开始商议这一话题。绿色和平想听到他们的观点,也想向他们阐释,为什么绿色和平坚称,在一个国际协议约定的鲸类避难所--南大洋上,是不能捕杀鲸鱼的。

突遇障碍

一切都在稳序进行,然而正当希望号即将到达的时候,全日本海员工会的代表会见了原本协助希望号驶入东京港的代理商,后者立即取消了对希望号的服务,同时有报道透露,日本海员工会还要求日本外交部拒绝希望号驶入,这样一来,绿色和平几乎不可能停泊东京港了。

错误指控

全日本海员工会声称绿色和平保护南大洋鲸类避难所的行为非法,并且威胁到他们船员的生命。他们还宣称绿色和平和"海洋守护者协会"互相合作。这些主张显然是错误的。尤其是在今年,绿色和平的反应只是针对三次求救信号的回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仍指责绿色和平的暴力行动,这是极为无礼的。绿色和平的所有项目活动,历来是在非暴力直接行动的原则下开展的。即便为了挽救捕鲸枪下的鲸,绿色和平与捕鲸船之间的交锋,也完全是以和平的方式进行的。十多年来,绿色和平在瓦解南极海域捕鲸活动的远征中,从未以任何方式将捕鲸者置于危险之中--他们的人员非常清楚这一点。

相反,绿色和平的小艇被冲压、被袭击,捕鲸者一次又一次地给绿色和平的环保行动人员制造危险。

求救信号

今年刚刚过去的捕鲸季节与以往不同,绿色和平并不是抗议,而是提供援助。捕鲸船队中的加工船"日新丸号"突然着火,导致引擎瘫痪,无法继续行驶。当时绿色和平的"希望号"距离捕鲸船最近,接收到求救信号后,立即加足马力,前去求援。

绿色和平回应救援信号,并不是考虑到对方是或不是捕鲸船,原因很简单,有船员发出救难信号,他们的船起火了,船上的人员有危险。

绿色和平刚一赶到现场,便立即与捕鲸船的领队Nishiwaki先生建立联系,澄清了前来提供无条件援助的事实。Nishiwaki先生回应说,让"希望号"守在现场待命,如果他们要拖行"日新丸号",在浮冰中行驶时,可能会要绿色和平帮忙。之后的一周时间,绿色和平就停留在"日新丸号"旁边,守在那片地球上最险不可测的海域上,继续提供援助,并在Nishiwaki先生的请求下提供冰情信息。

捕鲸船上的人员一定非常了解绿色和平为保船员安全,为免环境破坏而提供的援助。自始至终,绿色和平都合法、负责地行事,并同时顺应了负责此次救难的新西兰救援中心之协调。即便如此,捕鲸船的老板仍在日本弄权,侮蔑绿色和平是恐怖组织,甚至在Nishiwaki先生回到日本之后,他本人也将之前的记忆一笔抹去,否认自己曾经从绿色和平获得过援助,还变本加厉地提议日本政府起诉绿色和平。

这是一视频片断,记录了Sakyo Noda,绿色和平制止捕鲸项目官员在事发时与日本捕鲸船进行联络。捕鲸船领队获悉绿色和平会提供帮助,让绿色和平提供冰情,并请求"希望号"留守待命,以便继续援助。

日本在担心什么?

日本方面清楚,绿色和平没有威胁到捕鲸船上的人员安危,事实上绿色和平在捕鲸船失火后,一直向其提供援助;他们明白绿色和平不是恐怖分子--但是他们不能让日本公众获悉这些。日本政府、其下的代理商和组织团体,比如海员工会,如果他们无可隐瞒,无可羞愧--他们大可以毫无忧虑地放"希望号"驶入日本。

可是,事实上他们非常担心。他们大概是怕92%的日本民众若是知道了他们的政府正在南大洋捕杀成百上千头鲸以的巨大反响。这项事实会让人们理智地判断,公海捕鲸到底是对是错。日本政府还担心,一旦公众知道在南大洋上发生的真实状况,他们还能否继续指认绿色和平为恐怖分子,将绿色和平抗议公海捕鲸的正义和平的行动杜撰成"暴力反日"行为。

绿色和平相信,日本的民众有权知道实情,并对此事得出自己的结论。绿色和平正继续努力,让"希望号"得以驶入日本,这样,她就能将一切直接告诉日本广大公众了。

拯救鲸鱼,行动起来!

世界各国的人们都在发起保护鲸鱼的活动,你也有你的见解,你的行动吗?请参与进来!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