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天堂雨林,两位中国作家的大洋漂流记

绿色和平在印尼展开拯救雨林行动,两位中国作家随行参加

专题 - 2008-11-16
2008年10月底到11月,绿色和平“希望号”前往印尼天堂雨林,搭载世界各地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媒体记者展开“保护森林,拯救气候”行动。两位中国作家——当年鲁迅文学院的同班同学全勇先、胡彬,结伴漂洋过海,和绿色和平保护森林项目主任刘尚文一起,前往印尼诸岛,见证热带雨林大量被毁,并参与到全球行动中去。在紧张劳累的行程中,两位作家仍争取在第一时间给中国网友展现前线动态,且看他们和刘尚文在天涯社区更新的精彩博文(转载自天涯社区),文中,“老拳头”指全勇先,“旁观者”指胡彬。

在11月的“保护森林 拯救气候”行动中,绿色和平志愿者轮流爬上载有非法砍伐木材的货船锚链上,阻止该货船抛锚航行。

"保护森林,拯救气候"行动震撼视频

两作家的简况:

全勇先,黑龙江人,现居北京,自由作家。早年曾赴神农架参加寻找野人活动。200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独身者》,中短篇小说集《恨事》等,创作电视连续剧《雪狼》、《岁月》等。

胡 彬,安徽人,现居海南海口,供职于天涯社区。200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中国大陆第一部网络爱情小说《网恋》、第一部汽车文化小说《车祸》等。

以下是"保护森林 拯救气候"博文摘选

11月16日,我们别总是缺席全球民间活动

今天4点多就起床,搭乘早班飞机,从贝肯巴鲁出发,8点多到了雅加达。回到这里,标志着我和老拳头此次参与的活动已经结束。在雅加达机场,我们跟绿色和平的刘尚文、还有《财经》记者何华峰分手,他们两位还要接着去巴厘岛开会,我们二人在此逗留一日,明天经由香港各自返程,也将在那里分手。他去北京,我回海口。

保护森林,拯救气候

漂流了近20天,难免有一番思索和感悟,初步归结起来,有三条值得记一下

近距离认识"绿色和平"

过去我们在电视里看到的绿色和平,总觉得有点搞笑,有点拿正事当儿戏,甚至有点恶作剧。这回有了亲身接触,感觉就不一样了。应该说,他们是个严肃的NGO,是个理想主义的职业化团队。他们都是一些正直、讲科学、讲道理的人。虽然他们的一些做法看似游戏,充满孩子气,但实际上却很有效。

他们装备先进,训练有素,车、船、飞机样样都会,干起普通工作来也是多面手,从修机器到洗厕所,从水手到油漆工,人人都有几把刷子。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作风踏实、有头脑、有方法、也有效率的国际化团队。

我曾经跟老拳头开玩笑说,要是打仗的话,这个队伍肯定不会吃亏。

这些天我一直在设想,像绿色和平这种有一定能量和影响力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也包括像"希望号"这样的全球环境护卫船,有一天能不能开进中国?

估计有难度。尽管他们的视野、思维、方法都是国际化、全球化的,但某些方面我们可能还是很难接受。尽管中国也面临很多很严重的环境问题,但我们习惯了自己的事自己办的思维方式,不会容忍他人来横加干涉,甚至来搞事。如果绿色和平拿对印尼的手法对付中国,肯定都会被抓起来,或者驱逐,或者坐牢。

但绿色和平又是个完全没有私利的组织,与"世界自然基金会"、"地球之友"等同类组织的做法不同,绿色和平往往通过搞事、制造新闻来引起关注,从而扩大影响,施加压力,在此基础上推广自己的研究成果和道德理想。

目前,绿色和平在北京已经有了办公室,也着手做了一些中国的项目。鉴于中国国情独特,他们在做法上有所改变,主要通过咨询和建议的方式,为政府提供义务服务。

个人觉得,适当借助绿色和平的国际影响、动员能力和专业经验,对我们国家的环境保护是有好处的。

中国公民不要总是缺席全球民间活动

正如崛起的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应当发挥积极作用一样,中国普通国民参与全球性的民间活动也该是时候了。

拿"希望号"来说,它就像一个mini的联合国,船上的人来自四面八方,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保加利亚、西班牙、印度、哥伦比亚、印尼……哪儿都有,为什么我们不能去呢?这回去了几个中国人,怎么说也多了一些声音和一些颜色。有了这些,我们13亿人口的大国,就不会总是被忽略。

有人总认为我们多管闲事,说中国环保的问题你们不敢管,跑去别人的国家指手划脚,是吃饱了撑的。其实不然,一方面,气候决仅仅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一个国家给毁了,全球都要遭殃;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像联合利华、APP这样的大财团,早已踏足中国,他们不仅看重中国的巨大市场,也在打我们土地和资源的主意。近年来,云南、海南、广西、福建的原始森林纷纷告急,讨伐声此起彼伏。这些事件背后都有跨国财团的影子,我们有些地方政府还在为他们辩解,还在为他们评功摆好。我们这回出来,就是要深入他们的老巢,见证这些财团在印尼的"光辉业绩",防止这种悲剧在中国完全重演(局部的重演已经开始)。如果我们不呼吁,不阻止,那么印尼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如果我们总是缺席,诸多重要场合里没有我们的身影和诉求,这个世界就越来越不会如我们所愿,人家想什么、做什么,也不用跟我们商量,那怎么行呢?既然中国面对世界大局不能将自己置之度外,我们的国民也不能事事都当观众吧?

阅读全文

热带雨林被毁,原住民的哀叹(11月14日)  文/胡彬

保护森林,拯救气候从苏门答腊岛的海滨向腹地深入。道路很小,但一路上,来往穿梭的汽车非常密集,以大货车居多,简直跟我们的珠江三角洲不相上下,但这里的道路设施和周边建设起码落后20年。那些货车都是运送木材和棕榈油相关物资的,显示出以资源输出为主的的畸形经济发展现状,这种状况的直接反映,就是贫富悬殊相当突出。前往贝肯巴鲁的途中,我们顺道访问了一个被毁掉热带雨林的村落,与这里的原住民进行了一番对话。

这些原住民都是穆斯林,他们的村子不通车,听说有人来访,特地跑到这个路口的房子来聚聚。

他们诉说了那些毁林夺地的跨国公司如何有钱有势,政府如何站在资本家一边。而面对这一切,他们这些原住民被迫沦为流民,失去了森林和土地,只能哀叹和无奈。虽然偶尔也有抗争,但迄今尚未取得成效。

外面半路上,一个原住民的孩子提着纸箱在向过路人乞讨。

阅读全文

踏上"希望号" 11月1日, 文/胡彬

午后,在雅加达巨大码头的另一个港湾,我们终于登上了著名的"希望号"考察船。该船是绿色和平全球船队的一员,曾因拦截日本捕鲸船而闻名。

 

停靠在岸边的"希望号",整装待发

 

想不到,"希望号"的船长是一位中年女性,一个晒得很黑的白人。

 

希望号的后甲板上,停放着一架小型直升飞机,可乘坐4人。这回沿印尼诸岛漂流考察,其间大家有机会乘该飞机在被毁坏森林的岛屿上着陆,实地调查。

老拳头站在船上的直升机前,摩拳擦掌的样子。

阅读全文

棕榈油背后的环境问题   作者:绿色和平刘尚文 2008-11-1   

你沐浴时冲掉身上沐浴露的泡沫,是否意识到自己也在消耗着地球上残存的原始森林?当你在做菜时把食用油倒进油锅里时,是否意识到自己正在加快全球变暖的速度?

我相信绝大部分的中国消费者都不会意识到上面的问题,但它们确实就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因为造成森林破坏的棕榈油就藏在了我们每天所使用的食用油、方便面、洗发水和沐浴露当中。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消费国,由于国内不出产棕榈油,中国消费的棕榈油全部依靠进口,而这其中的绝大部分,就来自于天堂雨林里的棕榈油种植园。

棕榈油到底有什么环境问题呢?棕榈油与天堂雨林的破坏到底有什么联系?这要从保护森林与拯救气候的关系谈起。

大量的温室气体排放是由于森林破坏所造成的。全球由于森林的破坏而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到了总排放量的接近1/5,这甚至超过了全球交通系统的排放总量,也就是比全世界人开车上下班、坐飞机、火车、轮船等交通工具所造成的排放还要多。

位于亚太地区的天堂雨林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原始森林之一,其中的泥炭地森林,储藏了大约420亿吨碳。所谓泥炭地,通常是由于植物死亡后的有机物经过数千年的汇聚构成的。在泥炭地中死亡的植物不会腐烂分解,这是因为泥炭地中充满了水,氧气的缺乏阻碍了微生物如细菌和霉菌对死亡植物的快速分解。因此,植物中所固定的二氧化碳得以以泥炭的形式积存下来,没有释放到大气当中,成为大气二氧化碳的一个特殊的"碳汇"。一句话,泥炭地就相当于一个还没有完成形成的巨大"煤矿"。然而,泥炭地的水分一旦被排干,泥炭堆就会自行收缩,变得又干又易燃。当土地中的碳暴露在氧气中时,它被氧化,并将碳释放到空气中。因此,泥炭森林的火灾,焚烧的不单是森林本身,而是一个巨大的潜在煤矿被点燃。

需要指出的是,天堂雨林里并不是没有可以用于发展油棕种植的空地,相反,相当大比例以"油棕种植园"名义获得的原始森林土地,在森林被砍光以后就被丢弃了:棕榈油公司觊觎的是原始森林里珍贵的木材资源。天堂雨林里的珍贵的硬木可以在国际市场上卖到很高的价钱,而不太值钱的木料可以用于制浆造纸,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其它国家。所以,驱使棕榈油行业破坏原始森林的,是巨大的"隐性"利益:在从棕榈油获取收益之前,首先可以从原始森林的木材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但是,除了这些获得巨大利益的棕榈油公司和相关的贪腐腐败的政府官员之外,我们的地球以及全人类都在不知不觉中为其付出沉重的代价。

在这个过程中,谁应该对此负责任呢?所有人。我想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但首先应该负起责任的,是那些破坏天堂雨林发展棕榈油种植的跨国公司,是那些从棕榈油贸易中获取高额利润的贸易公司,以及那些大量采购棕榈油的中国食用油企业、日化企业和方便面企业。

需要指出的是,绿色和平并不是反对整个棕榈油行业,并不是反对消费者继续使用棕榈油,我们是希望中国的棕榈油使用企业尽快承诺不再从破坏原始森林的棕榈油供应商采购棕榈油,运用他们在棕榈油供应链上的影响力,促使棕榈油行业走向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热带雨林的悲歌  11月4日,飞行日志 文/全勇先

直升机向岛的纵深处飞行,接下来的景色让人触目惊心。大片大片生长了成百上千年的热带雨林被砍伐得一塌糊涂。大型的机械化作业,对雨林完全是灭绝式的采伐。砍过的地方,一片狼籍。这些砍伐者拿出一副斩草除根,不留活路的姿态。把伐过的大地又用挖掘机翻了个底朝天。一望无际的野地上四处都堆满了伐倒的树木。泥炭地被掘得四处开花。附近还没有被砍伐过的热带原始森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有的大树高达几十米,远远地看下去真是壮观而美丽。但是凡是人类采伐过的地方,却全都像得了斑秃或者牛皮癣,雨林中居然还有一个烟雾弥漫,怪味熏天的一个什么加工厂,大白天烧着天燃气,在热带雨林中高耸着烟囱,火光冲天。

 

树木砍伐之后,水土流失马上开始。当年歌中唱到的美丽的梭罗河哪里去了,代之而来的是比黄河还要混浊的滚滚泥浆,在蓝色的海水映衬下,格外污浊。海岸线风光不在,热带雨林苟延残喘。

这完全是一副世界末日的情景……

 

当年这里咆哮着的苏门达腊虎,红猩猩,大象,犀牛,如今都被人类斩尽杀绝,数十种经历几百上千年的最珍贵,最稀有的树木也都荡然无存。

世界怎么了,人类怎么了?

 

可怕的是,这种掠夺式,毁灭式的开发,并没有使印尼富裕起来。它的经济发展缺少可持续性发展。这种卖肾卖血的疯狂行为,并没有使这个国家变得强健。反过来,这个国家的很多人连基本的温饱都没有解决。这是为什么?

他们这么做,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听说那些正在毁灭印尼热带森林的跨国公司,利益集团正把黑手伸向中国。但愿所有的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本身能够以印尼为鉴,清醒地意识到这些潜在的危机,共同面对气候带来的严峻挑战。

 

飞机在岛上盘旋了将近三个小时。所目睹的一切,让人感到绝望。我不断地拍照,希望自己能够把这里的一切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清醒。

人类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贪婪,这笔帐早晚要由自己来埋单。

 

归来的路上,夕阳西下。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上,我们又看到那些拉着木材的大船,它沿着海岸线缓缓前行。那上面堆积着的是成千上万立方米的原木,那是大树的尸体,也是这个世界理想枯萎的死魂灵,它是人类愚蠢的无知的见证,是正在消失的,热带雨林的永远的悲歌。

 阅读全文

 悲壮的"行为艺术"    作者:旁观者 2008-11-10  

11月7日,清晨6点半,参加"非暴力直接行动"的14人在甲板上集合,从"希望号"上下来,然后换乘橡皮艇,驶向岸边。

 

一路颠簸摇晃,上午9点半,抵达目的地。还要徒步趟过一片类似沼泽的泥炭地,才能到达行动现场。这是印尼苏门答坎帕半岛上一个刚刚遭到严重砍伐的热带雨林。

进入被毁林地。

脚下的泥炭地,如同沼泽地,一不小心就陷进去了。没有一个人侥幸,全都摔倒了,又全都爬起来,互相拉扯,一个也不丢。

 

猜猜看,大家肩膀上扛的是什么?

从直升机上拍摄的全景图片,横幅的两行黑色文字分别是英文和印尼文,意思是:"停止破坏坎帕半岛!"

 

下午两点半,我们返回希望号。此次行动前后共8小时,因为警察半路杀出来干涉,整个行动比预定计划延误一小时。

阅读全文 

惊讶:环保可以这样表达!   作者:旁观者 2008-11-11

红色大货船上被涂上"森林犯罪"的标语。

8号下午,我们从B镇出发,汽车行驶3小时,到达杜买。这是印尼最主要的木材和棕榈油运出港口。绿色和平打算在这里再上演一次"非暴力直接行动"。

三艘橡皮艇从"希望号"上下来,冲向货船,在货船一侧涂鸦,内容是"森林犯罪"、"气候犯罪"。

 三艘橡皮艇从"希望号"上下来,冲向货船。 开始在货船一侧涂鸦,内容是"森林犯罪"、"气候犯罪"。

 这是比较极端的行动--人爬到货船的锚链上,长时间示威、滞留,大家轮换着上去,每个人6小时。如此一来,满载棕榈油的大货船无法起锚,更无法起航,这等于是一种拦截。

这样做的结果可想而知,货船走不了,一定会报警。警察的船一围上来,必将有更严重的对抗。示威者要么被抓,要么被驱赶,怎么都不会轻松。

阅读全文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