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刘芳平安归来 为天堂雨林送上遥远祝福

专题 - 2006-05-02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北京春天的午后,阳光明媚。想起几天前的此刻还在赤道烈日下暴晒,恍如隔世。

到丛林里的草地平趟一圈,裤子立马变软猬甲——回来后在小区里瞧见擦身而过的姑娘脚趾白皙,对比自己,惊觉手脚都老了十年——从前是万不肯将这样难看的照片拿出来吓人,但现在,都是好的记忆,不吝示众。

学习弓箭

我和我的师傅们

在白哥瓦部落(Begua Tribe)

这个月像是发生了许多事。身上的各种淤青伤痕和蚊虫叮咬的痕迹可以提醒,一双脚因为总在泥水里跋涉又日晒,皮肤参差剥离,极尽丑陋。短短几周里,我渐渐变成另一个人了,甚至有点习惯在荆棘和藤蔓中穿行。

当我终于能够一步不拉地跟上库尼部落(Kuni Tribe)的首领Sep,无需人再为我砍刀开路,他说:"第一次看见你,我还想这样的姑娘在丛林里怎么待得下去,可现在,你是让我大大惊讶了。"而事实上,我喜欢这样行走的,流汗的,以沉默触摸生命的方式,确实辛苦,但有点奇怪,比起坐在有空调的房子里更容易感到快乐。

在这草莽林深之处,我见到许多濒临灭绝的动植物,听过天堂鸟的清越鸣叫,戴着食火鸟羽毛制成的头饰,向当地人学习如何使用弓箭--当我生平第一次拉开弓弦,射出和我身高差不多长竹箭,白哥瓦部落(Begua Tribe)的男孩子们发出一片欢呼声。

森林是他们的家,他们勇猛彪悍又心灵手巧,是猎人也是能工巧匠,一把利刃劈荆斩棘却刻出极细致美丽的图案,然而现在,大规模的盗伐正在毁坏他们原有的平静生活--"对于外面的世界而言,默雷湖是个遥远的地方,人们并不知道这里在发生什么,"Sep说道。  

作为志愿者,我在这里的工作,就是亲身参与,并告诉大家究竟在发生什么。我来到,看见,感受,被震撼。而身边每个人,都教会我许多。在这茫茫森林里,时常感到自己渺小,然而灵魂深处,一天比一天强大。

请在北京的您,继续为我们加油。让更多的人加入拯救天堂雨林的行列。您的黄丝带我们为您系到这些古老的大树上了。心存感激的是我们,也是我身边受到天堂雨林庇护了千百年的文化和人民。

想起与John(他是绿色和平驻在默雷湖的项目经理)的聊天。我问:"你相信能够完全阻止盗伐?"他答:"我们一定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