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不是往灾区去

专题 - 2011-05-07
这不是一个直捣黄龙、勇闯福岛核电厂的羁绊漫画旅程,与前往切尔诺贝尔核电站的见证也不一样。这是我身为绿色和平一份子,出访东京,为日本人提供更多核灾难信息的科学研究旅程,还将负责收集样本的工作。

在地震灾后全民节电的情况下,在日本我们等待火车的时间变得比之前要长了。

我在周四晚上抵达东京,东京居民的生活似乎已经恢复正常了。不过,灾后的节电措施依然在持续,四周张贴着不少节电安排的通告。不幸的是,我到达的时候已不是繁忙时段,铁路班次变得比以前稀疏,从成田机场到东京市区的旅程也比平时更费时。在坐上火车的途中,蓦然想起“核电供应可靠”的宣传口号,无奈这种“可靠”的能源总会在危难关头中离我们而去: 因为遇上任何天灾人祸时,第一时间关闭的就是核电站,更需要为冷却系统提供额外电力,分走了灾难中珍贵的能源。“只能共富贵,不能共患难”,这就是核电的写照。

核电站关闭了,东京街头却没有出现部分人担心“无核”的状况,东京的电梯、空调、电视、电灯依然正常运作,我在深夜一点钟也依然可以走到街边吃一碗撒满葱花的不知名拉面。唯一让我感到东京仍然受灾的,就只是铁路站中所有的灯箱招牌都熄灯了。我过去从没到过东京,我也不能告诉你这里街头的巨型电视屏幕过去是什么时间关上的,我只发现其中一半关上了,贩卖机的闪光标志也关上了。不过,这些贩卖机依然销售着汽水,也没有人因为没有闪光标志而不买汽水;居酒屋也要关上门外的灯光,但也没有人因为没有招牌灯而不吃饭。

坦白说,目前我见到的东京的建筑不算特别美,但比起香港那堆为数不少、又异常丑陋的豪华大楼们来说,肯定更值得让人欣赏。因为没有需要,日本人不会浪费电,所以这里建筑物的外墙上没有不知所云的灯饰,也不会用光去勾勒出建筑的外型装饰,只留几盏红灯作为灯号,警示这里有建筑物的存在。我暂时只发现歌舞伎町中的风月之地是仍旧需要开灯吸引客人的,也许香港只是一个风月之城。

日本灾后在公共场所,尤其是车站等地方张贴的安排节电的通知与告示。

相反,香港不断浮夸地浪费电,看看从前大坑的虎豹别墅,如今忽然成为一堆不断发光、不伦不类的古怪建筑。古代有削足就履,今天就有扩核嘥电,香港的政府竟然荒谬地希望通过增加核电来继续纵容我们今日浪费电的习惯,部份(或者个别)人更认为核电是必须的。烦请认为核电是必须的香港人,查查辞海“必须”一词的定义,如果嫌查字典麻烦的话,那就请听听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周五公开要求关闭浜冈核电站,并呼吁国民理解和团结,相信一定可以克服缺电危机的讲话。连日本这个惨遭无情巨变的日出之国在危难中依然有勇气制定关闭核电站的计划。而香港正不断浪费用电,却在计划增加核电。如果穹苍中真有所谓天道,我身为香港人,实在担心“将浪费视为必须”的香港有朝一日会惨遭天遣。

香港一向自视为一片福地,从一片福地走到日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目前我只知道未来几天要向东走,因为不少事情也要等待官方批准,还要望天打挂。我只希望确认东日本沿岸没有被辐射污染,确认我不是走向灾区。在面向太平洋的海岸线上,已经有一片半径30公里的土地成为了灾区,我们会在这里“立入禁止”的土地以外,搜集一点海水,一堆海产,再送住实验室化验。惊涛拍岸,我的工作却只是如此简单。

“没有新闻,就是好新闻。”在大学时经常听到的一个说法,正确地说是一个祝愿。希望未来一星期内来自绿色和平的东日本研究团队也没有新闻,好让我们确认日本在灾难中仍有一处福荫之地。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 古伟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