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米·奈都在纽约时报 - 我们不需要核电!

专题 - 2011-03-24
仅仅12天,不足以令人完全理解日本现在面对的灾难有多可怕。有的孩子的双亲在地震中丧生,有的在海啸里失踪,也有另一些孩子的爸妈仍在福岛核电厂里奋不顾身,尝试稳定严峻的局面。 悲伤的故事,没有停止地一个接一个传来。

绿色和平总干事库米·奈都博士2011年3月在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及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刊登文章《我们不需要核电!》

我对日本民众的境况深感同情与悲痛,但我也感到非常愤慨。我们每天都紧张地关注福岛核电厂的消息,希望辐射泄漏尽快停止以避免引起更多灾难,让日本民众不需要再多背负一个恶梦。可是,各国政府仍然继续鼓励投资核电。即使在我的家乡南非,上星期新的能源计划里,便宣布增加960万瓦的核电供应。

现在,各国因为两个非常危险的假设,正步入持续的核危机之中。第一个假设是“核电是安全的能源”,第二个是“核电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但是两者都是错误的!

核能发电在人为错误、天灾、设计失误及恐怖袭击下,都显得十分脆弱,这次福岛的核灾难就是系统失灵所导致的。福岛核电厂的反应堆虽然能撑过地震及海啸,但重要的冷却系统却坏掉了,甚至后备供电系统也同时失灵,让反应堆过热,最终导致了核辐射泄漏。但这却不过是无数核电意外的其中一种。

核电本质上是有风险的,一旦出现问题,导致的后果将非常可怕。核辐射可以引起基因突变、先天性缺憾、癌症、白血病,它更会让人与动物的生殖、免疫、血液及内分泌等系统失调。

相信大家都听过切尔诺贝利及三里岛事故,但核电业界总对我们说那些只是个别事件,除此之外核电是安全的。其实,核电事故并不偶然,国际原子能机构曾经接获超过800宗核电事故的正式通报,当中包括俄罗斯Mayak核电厂、日本东海村(Tokaimura)核电厂、斯洛伐克Bohunice核电厂及瑞典的Forsmark核电厂。

以核电作为达到零炭排放不可或缺的手段的论据实属荒谬。

由绿色和平与“欧洲可再生能源委员会”共同展开的“能源革命”研究明确地指出,使用可再生能源能源能够比其他能源更有效应地对气候变化,而且更便宜也更健康。因此,全球应该逐步停用现有核反应堆,及同意终止兴建新核电厂。

国际能源署(IEA)制作的能源情景也提到使用核电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没有帮助。到了2050年,即使核能发电量增加了四倍,它占总能源产量仍低于10%,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减幅也只是低于4%。如果利用扩展核电的资金发展风力及大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效用则更大,更能缓减气候变化。

核能不单昂贵,也是一个令人误以为是解决问题的致命误会。可再生能源不会引起国际争端,也不会用尽,更不会泄漏。虽然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在起步阶段,但随着科技发展及更多市场竞争,应用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必然会下降。如果应用得当,绿色的非化石及非核事业能够创造许多安全的新职位。

绿色和平正参与“日本原子力资料情报室”(CNIC)联署,要求日本政府改进现在核电事故疏散措施,并将撤离范围扩大至方圆30公里。现在,食物和饮用水的辐射污染正在亚洲蔓延,碘片供不应求,距离日本甚远的洛杉矶也正在高度防备“核辐射云”。刻不容缓,全球民众必须延续反对投资核电的呼声,我们需要一场真正的清洁能源革命!

 

——本文作者为国际绿色和平总干事库米奈都博士 Dr. Kumi Naidoo

刊登于 2011年3月21日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2011年3月22日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