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打这场「基因保卫战」?

新闻稿 - 2002-02-19
种植大豆的中国农民可能有一日会发觉,他们竟然侵犯了美国公司对该大豆的专利权!这看似是天荒夜谈的故事,却原来是杀到埋身的事实。

种植大豆的中国农民可能有一日会发觉,他们竟然侵犯了美国公司对该大豆的专利权!这看似是天荒夜谈的故事,却原来是杀到埋身的事实。

「生物海盗」的出现

「基因是未来的货币」。这句说话已变成生物工程公司的座右铭。谁可以抢先以专利权垄断基因资源,就能够在生物工程这龙头工业上占主导地位。生物工程公司Novartis在1997的公司年报中宣称拥有超过四万个专利,人类基因图谱计划造就了一批只拥有基因专利而没有产品的公司,这些例子都指明一个事实:拥有对生命的专利,就拥有通向未来的货币。

基因资源大多隐藏在生物多样性集中的发展中地区,因此,一心要抢占基因资源的生物工程公司大都把寻金的焦点瞄准发展中国家,千方百计地进行「生物探勘」的工作,去找寻、开发、进而垄断有商业价值的基因和生物。发展中国家的农民、科学家及环保团体痛斥这种行径犹如「生物海盗」(bio-pirates)。生物多样性丰富的中国自然也引起「生物海盗」的垂涎,而首先面临被抢占威胁的正是原产于中国的野生大豆。

种大豆侵专利权?

去年十月,绿色和平揭发美国的孟山都公司(Monsanto)企图向101个国家申请一原产于中国的高产大豆的专利。10月25日,《南方周末》在头版刊登了一篇题为〈种中国大豆侵美国权?〉的报导,引起了国内舆论的哗然,不单多份报章均详加报导事件,中央电视台亦因此制作了专题节目,网上的转载及热烈讨论更不在话下。事件之所以引起广泛的报导和讨论,是因为人们首次发现「生物海盗」已静俏俏地登陆中国,并开始抢占国内的基因资源。另一方面,孟山都所申请的专利覆盖面甚广,亦是令舆论哗然的主因之一。

从孟山都的专利申请书中,我们知道孟山都从一种来自中国上海地区的野生大豆品种中找到了与控制大豆高产性状有密切关系的分子标记(marker),然后一口气提出了共有64项权利要求(claims)的专利申请,包括与控制大豆高产性状的基因有密切关系的标记、所有含有这些标记的大豆及其后代、检测生产具有高产性状的栽培大豆的育种方法、以及凡被植入这些标记的所有转基因植物,其中包括大麦、花椰菜、卷心菜、柑橘属果树、棉、大蒜、燕麦、洋葱、亚麻、豌豆、花生、高梁、甜菜、甘蔗、马铃薯、米、蕃茄、玉米、苹果、葡萄、香蕉 ... ...。

新世纪的圈地运动

国内农业专家对孟山都的专利申请表示质疑,甚至显得有点愤怒。农业部国家大豆改良中心首席教授、南京大学大豆研究所所长盖钧镒认为孟山都的申请不应该给予专利,因为它不是一项发明,而只是发现。而且,「孟山都要求保护的范围太大了,到了一切理论可行的领域。」其它科学家亦指责孟山都的申请犹如「跑马圈地」,目的只是要极大化对相关基因资源的垄断权。

有趣的是,孟山都的回应间接地承认了「圈地」的企图。孟山都公司在中国的负责人刘石表示,生物工程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所有公司的专利申请都覆盖很广的范围,所以「到孟山都申请时,当然也希望在某一领域尽可能排除竞争对手。」

如果孟山都的专利获得批准,将会严重地影响到中国大豆农民的生计。由于专利权覆盖所有含有相关标记的大豆及其后代,农民可能在无意中就侵犯了孟山都的专利权。事实上,中国在近年开放大豆贸易,在五年之间从大豆净出口国演变成世界最大的大豆进口国(主要是从美国进口),已经令大豆的市场价格不断下降,三千万名大豆农民的收入每况愈下。大豆生产的严峻处境已经令中国的农业专家和官员「惊心动魄」和「寝食难安」了。(《南方周末》2002年1月25日)如果中国的大豆农民还要向跨国企业付专利费,那情况将会令人难以想象。

以九亿农民的利益为重

如果说农民是这一场圈地运动的最大输家,最大的赢家就是发达国家及跨国企业。据外国民间团体的估计,全世界的植物专利差不多全部都是由工业国家的企业和研究机构所拥有。面对跨国企业的抢滩圈地,中国可以有什么对策呢?

中国的专利法规定对植物及植物品种不可以授予专利。国内的生物工程公司及科学家认为,面对跨国企业的抢滩圈地,中国政府应该修改专利法,让本国的公司及科研机构可以申请对植物的专利,总好过眼白白看着国内宝贵的植物品种拱手相让予外国企业。问题是,这道大门一旦打开,得益最大的恐怕仍然是跨国企业。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孟山都的竞争对手美国先锋国际种子公司(Pioneer Hi-Bred),它所拥有专利的其中一种抗杀虫剂玉米,其开发需要使用三十八个不同的专利权,而这些专利权由十六间不同的公司所拥有。不要说跨国企业每年投入科研的资金足以敌国,单是研究及开发过程中所需要支付的巨额专利使用费,恐怕已经令发展中国家的公司及科研人员望而却步。

再者,无论专利权的拥有者是中国还是外国的企业,农民都要负担额外的专利费。对国内九亿的农民来说,已经要面对中国入世所带来的冲击,我们还要他们再雪上加霜吗?不少学者及官员已经了解到「三农」问题(农民、农村、农业)是中国刻下最迫切的问题,在这背景下,任何影响到农民的政策都必须先考虑到他们的利益。

很多发展中国家都对生命专利抱质疑或反对的态度,并在世贸的会议中提出修改相关的知识产权协议,限制或禁止对生命的专利。中国政府既已加入世贸,又多次表示过世贸协议必须照顾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要是能够与其它发展中国家携手修改世贸的条约,制止跨国企业抢占全球的生物资源,才是打这场「基因保卫战」的上策。

Notes:

(刊载于明报世纪版2002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