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孩子趴在栏杆上远望草原那头火电厂排着烟雾的烟囱。 © 绿色和平/卢广

  —— 本文于2013年6月5日发表于《第一财经日报》

“同呼吸 共奋斗”是今年环境日的主题。人民日报在环境日前一天刊出了环保部部长周生贤为今年环境日撰写的文章,表达了对蓝天碧水的中国梦的解读和期望,以及治理行动的方向。然而,蓝天碧水的愿景之下,中国的环境现实令人堪忧。

从今年环保部发布的环境公报里,已经可以看到早日实现蓝天的紧迫性了。按照老的标准,空气质量的成绩单看似还是一派积极进步的和谐,但一旦比照新标准,城市空气质量达标率便被打回了原形。地级以上城市的达标率仅四成,环保重点城市的达标率更是不到四分之一。这其中,部分京津冀城市如河北省的石家庄、唐山、邯郸等在今年第一季度的空气质量排名中垫底。新标准将于2016年实施,若要面子上好看,不至于到时空气质量一片红灯,治理的时间还剩三年不到。

各类学术研究已经将最大的空气污染“元凶”锁定,它就是煤炭消耗。德意志银行报告的数据显示,燃煤对全国PM2.5的贡献值为45%。在麦格理银行出版的报告里,燃煤对北京的PM2.5贡献值约为50%。近年全国大范围空气污染的恶化根源就在各地快速立起、遍地开花的燃煤烟囱。“十一五”期间全国煤炭消费增长近44%,对燃煤电厂的铁腕脱硫被证明是按下了葫芦起来瓢。钢铁、水泥等工业“十一五”期间的大气污染排放几乎“裸奔”。而单一针对二氧化硫的治理忽略了其他细颗粒物的前体物,燃煤量激增带来的后果十分明显——更加复杂的复合型污染,以及居高不下的污染排放。空气污染治理的倒计时已经开始,河北、江苏、广东、山东等燃煤大省们的行动颇令人期待。

据南华早报透露,一个由高层领导牵头的行动小组即将发布新的针对空气污染治理的行动计划,以提前实现空气质量的显著改善。以京津冀区域为例,行动小组希望河北省能砍下一亿吨的钢铁产能,从而实现煤炭消费的大幅下降。而和其他重点区域的讨价还价也正在进行中。早前河北省省长公开表示的钢铁产能下降目标为六千万吨,这相当于五千万吨的煤炭消耗。而河北省2012年的钢铁产能已经达到了两亿多吨,煤炭消耗已经超过3亿吨,若考虑到未来的增量,和石家庄、邯郸等城市动辄破两百微克的PM2.5读数,五千万恐怕只是一阵“毛毛雨”,撑不起“空气质量显著改善”的愿景。

一场“博弈”正在展开。“同呼吸”背后代表的政治意愿和公众呼声,抑或政治压力,看来已是相当巨大。而“共奋斗”,听起来更像是环保部在呼唤着在这场空气污染战役中的同盟者。要想早日兑现对公众的承诺,行动小组急需为环保部拉来电力、有色、钢铁等这些巨头排污行业,以及大手笔布下重型工业园区规划的地方政府与之一起战斗。

降低高耗能产业产能,减少煤炭消费,不仅是环境质量和公众健康的改善的关键,更是经济结构调整的机遇,不应该被视为地方政府发展GDP的绊脚石。空气质量的改善,从中央领导到民众,都不愿等上二十年。尽管现在还不能确定最终的行动方案中,针对燃煤这个最大的污染源的治理力度会达到如何,但笔者衷心希望它不要又成为一则漂亮的纸上文章,抑或一个多方妥协之后无关痛痒的数字。

—— 绿色和平 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黄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