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当地时间早上8点,来自绿色和平、南极海洋联盟等NGO的参会成员们在会场周围,举起各国语言所写的标语,督促委员会抓住最后的机会,完成自己在2012年建立南大洋海洋保护区网络的承诺。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 CCAMLR)第31次年会于昨日闭幕。本次会议从10月22日持续到11月1日,为期两周。24个国家和欧盟的代表团齐聚在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首府荷巴特市,共同讨论南大洋海洋保护区的养护措施。遗憾的是,截止会议结束,并未达成任何一项南大洋的海洋保护区计划(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s)。但是CCAMLR同意在两次年会之间,也就是在2013年7月中旬,在德国举行一次特别的闭会期间会议,这将是CCAMLR有史以来第二次的闭会期间会议。

 

1980年,为了保护与合理利用南极海洋生物资源,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等国签署了《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公约》,该公约于1982年生效并成立委员会CCAMLR,负责实现公约的目的和原则,管理南极周边海域的生物资源。

CCAMLR曾承诺将在今年的会议上建立南极海洋保护区。如果这一承诺能如期履行,不仅能实现在02年地球可持续发展峰会上通过的在2012年建立具有代表性的MPA网络的目标,而且也向2010年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爱知会议上通过的,在2020年把全球海域的10%纳入海洋保护区中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目前,南极条约体系保证了南极大陆免受采矿业、环境污染和军事活动的威胁,但是南极周围的海域,即南大洋,并未得到有效的保护。南大洋是南极生物的聚集地,由于地理位置遥远,历史上并未受到过多的人类干扰,许多天然的生态系统得以保留,因而具有重要的生态意义。

尽管CCAMLR已经采取了多项措施帮助管理南大洋海洋的生物资源,例如关闭了大多数受管控的有鳍鱼渔业,建立措施减少犬牙鱼的非法捕捞活动,以及禁止刺网捕鱼和海底拖网捕鱼作业等等。但是这些管理措施还停留在发展可持续渔业的阶段,与实现“养护”还存在差距。基于目前最领先的研究成果,南极海洋联盟(Antarctica Ocean Alliance,AOA)识别出19个具有重要生态意义的地区,约占南大洋约40%的海域,建议通过建立海洋保护区和禁捕保护区网络进行有效地保护。

本次会议的焦点集中在两个重要的海洋保护区议题。一个是由美国和新西兰共同提出在罗斯海海域建立面积为16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保护区的提案。一个是澳大利亚和法国共同提出的在东南极海域建立19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保护区的提案。无论哪一个提议被通过,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

根据CCAMLR的规则,提案的通过需要所有国家的同意,这无疑是件困难的事。南极海洋联盟的项目总监Steve Campbell说:“由于一些国家的对养护措施的阻挠,CCAMLR的成员在这次会议上未能成功达成任何大规模的南极海洋保护区计划。”Steve注意到了美国,欧盟,法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家在过去两周内做出的积极努力,但是他表示“所有的成员国都必须负起责任来,以保证CCAMLR能切实履行建立海洋保护区和禁捕保护区网络的承诺,即使已经晚于原定的2012年的承诺时间。”许多参会成员国表示对本次会议失败的结果极其失望。

今年,由绿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会等30家国际环保组织共同组成的南极海洋联盟也前往现场参与了这次会议。

“CCAMLR是致力于南大洋养护的机构,但是它今年的表现却像是个渔业管理机构。”来自绿色和平的Farah Obaidullah说,“如果说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就是大多数CCAMLR的成员为了实现海洋保护区的承诺而进行的加倍努力。

南极和南大洋联盟(Antarctic and Southern Ocean Coalition,ASOC)的执行总监Jim Barnes说:“今天我感到既伤心又气愤。我第一次参加CCAMLR会议是在1980年,还是在公约谈判的时候,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追随这个议题。CCAMLR一直为站在海洋保护的最前线而自豪,但是今年却不能信守重要的承诺。这次的责任和失败要归于全部的成员。”

今年CCAMLR会议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上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与全球组织Avaaz共同发起了一次保护南大洋的签名活动,他们表示“企鹅和海豹自己并不能讲话,所以需要我们来保护它们”。同时,在全球有超过120万人加入了呼吁保护南极的行列,但是所有这些努力得到的结果却是长达两周的会议无果而终,海洋保护区计划推迟到六个月之后的会议中再讨论。

感到失落的不仅仅是公众,海洋保护区计划的失败意味着南大洋仍然未被有效地保护,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和生态价值仍然处在威胁之中。“这对保护罗斯海和东南极,以及科学研究来说,都是非常失望的”,皮尤环境组织的高级职员Gerry Leape说,“2011年,参会国家都同意共同努力来保护南极洲周围海域里独特而丰富的海洋生命。但是,他们打道回府的时候,这片特殊海域的大门正向不受限制的商业捕捞敞开着”。

——绿色和平海洋保护项目主任  周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