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地区靠近Rokan Hulu的Sontang村,附近的PT Rokan Adiraya油棕种植园由于要清空泥炭地原始森林而点燃了大火,村民们戴着口罩乘坐卡车逃离由于森林大火而引起的严重空气污染。

 

肆意扩张的棕榈油业成为毁林首要推手

印尼究竟有多少热带雨林因为棕榈油的不可持续性扩张而被破坏?

绿色和平最新的森林地图分析指出,从2009到2011年,仅三年的时间里,印尼的不可持续性棕榈油产业就让该国将近1/4的雨林消失,共计124万公顷的雨林因油棕而倒下。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棕榈油行业内最大的、倡导和提供可持续棕榈油解决方案的组织——“可持续棕榈油圆桌会议”(Round Table for Sustainable Palm Oil,以下简称RSPO)——在一定程度上充当了毁坏雨林的帮凶。

该组织的会员企业有遍及全球的700多家企业,包括了种植商、加工商、贸易商和消费企业,涵盖整个棕榈油供应链。2009年,RSPO会员企业直接和间接拥有的林场面积就已占到了印尼全国林场面积的14%。而这些林场里已经有21%的天然林被破坏,且被破坏的天然林中还包括有将近2万公顷碳储量很高的泥炭地雨林。

在这些涉及到毁林的RSPO会员中,最大之一的企业就是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丰益国际集团。

丰益国际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贸易商,在印尼拥有大面积的种植园和多个精炼厂。同时,益海嘉里集团是丰益国际在中国独资成立的集团公司,益海嘉里在中国也是最大的棕榈油进口和加工商。在2012年,仅该集团从印尼进口的棕榈油总量就占到中国进口印尼棕榈油总量的12%。

那么,RSPO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RSPO在容忍哪些毁林行为? 以RSPO会员之一的丰益国际为例就可以回答这些问题。

 

RSPO对烧荒和破坏泥炭地行为不采取严厉惩罚

在今年6月份发生的由印尼苏门答腊岛烧荒导致的严重烟霾天气让邻国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都“呛”得怨声不断,曾一度上演了激烈的外交战。绿色和平的地图分析显示,从2013年1月到6月,有720多个着火点分布在RSPO会员企业直接和间接控制的林场里。初步估计整个苏门答腊岛上的油棕林场里发现的烧荒点里,每5个烧荒点中就有2个是在RSPO会员企业的林场里。

尽管RSPO的准则里不允许其会员有烧荒行为,但是针对此事,RSPO从众多企业中只挑出了5家会员企业进行调查。而且调查的结果,也只是针对一家会员企业进行了公开的警告,至于警告过后会怎么样,至今再无下文。

丰益国际也位列涉及烧荒的RSPO会员中,被多家NGO如CIFOR(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Forestry Research),WRI(World Resource Institute)点名后不久,丰益国际发布声明表示,将终止跟涉及烧荒行为的油棕种植商的合作。但是,声明发出之后,再不见有任何行动计划和时间表,更没有任何信息透明可言。

可见,RSPO针对其会员烧荒行为虽然有明确的禁令。但是对于违反该禁令的会员,RSPO并没有严厉有效的惩罚制度以确保该行为不再发生。反而让其会员企业继续“我行我素”,不顾雨林破坏的严重后果。更没有任何准则去保护印尼重要的泥炭地雨林。

 

RSPO让“毁林棕榈油”流入全球供应链中

原料来源不透明是RSPO标准中的另一个弊病 。会员企业可以也经常将获得认证的棕榈油和毁林棕榈油混合在一起进行贸易,最后流入全球市场。加入RSPO 并不要求企业拥有任何获得认证的林场和种植园。而且,RSPO还允许其会员企业从无环保认证、政策甚至是无商业种植许可的第三方种植商购买原料(这里的原料指的是棕榈果实)。

以丰益国际为例,该集团控制着大部分从印尼流通出去的棕榈油,但其有将近50%的原料来源是依靠以上提及的第三方供应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今年7月份揭露了丰益国际位于印尼的、获得了RSPO认证的棕榈油加工厂,购买和加工非法种植的棕榈原料。丰益国际采购的非法原料来自于被印尼国家法律保护的廖内省Tesso Nilo国家自然保护区内,其第三方供应商在该保护区内非法毁林去种植油棕。

Tesso Nilo是印尼境内极少数保护极度濒危的苏门答腊虎和苏门答腊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

受到WWF指责后,丰益国际发布声明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去制止同类事件再次发生。但是,不得不让我再次叹气的是,至于这“一系列措施”具体是什么,以什么样的时间表去执行,仍然语焉不详。

由此可见,RSPO对其包括丰益国际在内的会员的毁林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无强硬的约束力,也无严厉的惩罚制度。不仅让其会员企业有机可乘,还很容易被用来当作企业处理危机公关时的“挡箭牌”和“绿洗”工具之一。

RSPO的存在和推动为的是让其会员企业成为可持续棕榈油行业的领袖,但是其现有的准则和标准却与初衷背道而驰。不仅对企业破坏生态敏感的泥炭地雨林的行为毫无约束,还纵容他们延续烧荒行为——这种对雨林和当地环境极具破坏性的耕作方式。显然,这些都是RSPO需要马上解决的漏洞和问题。

对于RSPO的会员,无论是从事种植、加工,还是贸易和消费,应该做的是超越RSPO现有的这些漏洞和问题,而不是躲在RSPO身后。做到原料来源和供应的可追溯性和高透明度,确保最终到我们消费者手上的产品,食品和日用品等,不含有“毁林棕榈油”。

 

—— 绿色和平资深森林保护项目主任 杨婕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