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门答腊的Rokan Hulu地区靠近Sontang村的PT Rokan Adiraya油棕种植园清空附近的泥炭地森林,烧芭的清地方式引起了严重的烟霾问题。

 

呛翻各国的“烧芭”

近期,印尼烧芭(Burn Ballet)事件引起国际社会关注。6月的新加坡失去了狮城的明媚风采,俨然成为了“雾都”,街上行人为了躲避从印尼苏门答腊地区烧荒吹来的烟霾纷纷带起了口罩,新加坡幼儿园的户外活动和大型户外体育赛事也被取消。邻国马来西亚也同样遭遇了烟霾入侵。位于柔佛州等地的200多所小学因为高指数的空气污染而不得不停课。应对空气污染带来的后果成为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一道重要课题,当他们诘问印尼方面相关信息的时候,印尼人民福利统筹部长阿贡·拉克索诺说,“新加坡不应该像个小孩一样吵个不停。这(烟霾)不是印尼要的,这是大自然造成的。”

许多人猜想烧芭引起的烟霾与中国国内大家讨论很多的雾霾类似,而国内媒体也对此事件纷纷报道:“印尼烧荒‘呛伤’新加坡”、“印尼烧芭,雾锁南洋”、“新加坡消失了”……

什么是烧芭?它为什么引起了这么大的反响呢?简单来说,“烧芭”就是用在热带雨林等森林山地放上一把火,以清理出一片空地以用作农耕。“烧芭”是印尼悠久的传统农业文化,当地民众在森林山地以放火的方式烧出一片“空地”,同时利用燃烧的灰烬作为“天然”肥料,山民们便在那里进行耕作和收获。几年之后,土地开始肥力衰减,山民们便弃之不顾,转而另辟新地。“烧芭”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循环下去,烧山的烟雾也因此而产生。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烧芭不仅仅是印尼传统耕作方式的一个延续,更成为了许多大企业为了清空原始森林、获得可以种植经济作物的一种便捷手段。正因为如此,在企业层面上的大规模烧芭才会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议和后果。与印尼临近的马来半岛受西部苏门答腊、东部加里曼丹岛“烧芭”烟雾困扰数十年,目前的雾霾天气不仅带来空气污染的后果,也将进一步影响到新加坡等地的旅游等服务业。

 

印尼烧荒引发的“烟霾噩梦”

由于今年印尼烧芭引起的烟霾的后果比往年更甚,所以这一行动格外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也使这一事件由区域性事件上升为外交纠纷。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谴责印尼对烧荒行为没有严厉惩处治理,而印尼方面则表示,新马两国对污染也负有责任——跟据印尼官方的调查,进行烧荒造成污染的种植园中,有一些是隶属于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母公司的。

今年6月,新加坡的环境与水资源部长维文宣称他已经与印尼的环境部长Balthasar Kambuaya进行了通话,双方将会共享有关烧芭的相关信息同时通向涉及“非法焚烧”活动公司的名单,以此来监控“烧芭”行为,并且改善重点和热点地区。

除了新加坡因为空气污染的严重问题而向印尼要求企业涉事名单之外,马来西亚棕榈油协会负责人也发出了声明,指明该国在印尼投资的油棕企业向来严守零烧芭的行业规定,他们在印尼推行机械化开芭以及清除土地,并不涉及焚烧的形式,这些企业与此次印尼烧芭导致的烟霾事件无关。这一声明是驳斥印尼林业部对于投资棕榈油产业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公司也必须承担烟霾危害这番谈话的,马来西亚的外交部长阿尼法也发表谈话说愿意同印尼联手寻求解决烟霾问题的新方案,同时希望印尼提供马方相关涉事林火企业的资料。

针对这一问题的探讨并没有结束。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文莱和泰国5国环境部长再度聚首,于8月20日至21日在吉隆坡召开了“跨国界烟雾污染问题区域环境部长会议”,来商讨蔓延这些国家的烟霾问题。印尼烧荒引发的“烟霾噩梦”已在东南亚持续多年。而这个会议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印尼代表每年还只是照例赔个礼道个歉,直到下一年问题再次发生……

苏门答腊的Rokan Hulu地区靠近Sontang村附近的PT Rokan Adiraya油棕种植园,消防员正在扑灭新近清空泥炭地森林造成的大火。

 

多方立体的解决思路:让人祸不再

这场环境灾难引发的思考,可以说是现代环境问题的典型代表,往往是跨区域的,并涉及到多利益的相关方。烟霾事件涉及到引起烟霾和受到烟霾影响的不同国家的政府、(跨国)企业和普通大众。如何解决这一复杂的问题?我们需要新的思路。

在国际层面,作为烟霾的发源国,印尼政府需要在坦诚问题的同时,承担责任并着手解决问题;各个受影响国家应该以一种平和的姿态,多方面沟通,共同探讨这一问题的解决办法。通过圆桌会议、政府支持、民间交流和企业之间的沟通等,从不同的层面去探讨提供资金、技术和其他解决方案的可能性与可执行性,而不是仅仅互相指责,互为推诿。

而就印尼国内而言,首先要厘清烧芭这种行为合法性的界限在哪里。如果证实有大公司比如油棕种植公司实施的烧芭行为已经触犯到了印尼法律,那么就应该交由法律去裁决,并且确保在对于违法行为的处理上具有强有力的法律执行能力。

这里尤其要指出的是,加入了RSPO(可持续棕榈油圆桌会议)[i]的油棕种植公司除了遵守法律之外,还需要知道RSPO的标准中,烧荒行为也是被严厉禁止的。追求经济利益的大小公司也应该本着对环境和公众负责的态度,履行相应的社会企业责任。相应地,如果成员企业不能履行RSPO标准,RSPO也应该有相应的惩处措施。否则,RSPO的公信力将受到进一步的质疑,更多人会追问RSPO是否会沦为企业等绿洗(Greenwash)的工具。

除了大公司之外,烧芭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当地原住民村民的行为。就实际情况来看,只一味地堵,严格控制村民的烧芭行为是不可取的。首先,小范围的烧芭作为当地村民赖以为生的传统农业耕作方式的一个部分不能够立刻强硬地叫停;其次,村民在整个烧芭的链条中属于最弱势群体,在今天大公司参与到这一行为以后,他们只是由于生存需要而成为终端的执行方;而且,多个加入RSPO的会员公司大部分的棕榈油供应源也来自于中小型种植园主,其中就包括了本地村民。所以,如何引导村民改变传统的方式,如何在去除这一传统方式的情况下,能够解决印尼本地居民们的可持续经济发展问题,如何平衡他们在保护自然环境和维持自身生存需求的角色,大型企业对此不仅负有责任,同时也是印尼政府要考虑的一个长期而重要的问题。

如果说天灾没办法控制,那对人祸还是可以有解决思路的。这是一个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但是我们可以按照可持续发展的原则为指导思想,使受到烧芭烟霾影响的各个相关方面能够心平气和地聚首,共同探讨责任之道与长远的解决之道。

 

——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目主任  吕维菊

[i] RSPO(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棕榈油可持续发展圆桌会议)(RSPO)是一个由多个利益方组建的非营利协会,其宗旨是通过合作和公开对话,推动棕榈油的可持续利用及该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其成员是构成供应链的各种组织,包括种植者、加工者、食品与日用消费品制造商、零售商、关注环境和社会福利的非营利组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