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这个美丽的国度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但是自1952年以来,印尼的森林覆盖率已经丧失了将近一半。

2013年5月,作为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森林项目主任, 我被派往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随彩虹勇士号一起到访当地社区,了解当地森林状况。此次行程,我将随船队到访Jayapura,Cendarawasih和Manokwari等地。

位于印度尼西亚的巴布亚热带原始森林美景。

 

第一篇  彩虹勇士号安全抵达查亚普拉港口

 #5月9日  船到了!

临近中午,在当地社区15艘小船的陪伴下,象征着绿色和平精神的彩虹勇士号顺利抵达查亚普拉港口。除了巴布亚当地政府代表、社区团体来到了港口,身穿民族服饰的原住民也用热情的舞蹈欢迎彩虹勇士号的到来。在过去35年彩虹勇士号一直代表着奋勇保卫地球的精神,走在环保运动的最前线,尽管她被炮击过,被炸沉过,但都不能阻止彩虹勇士号为环保继续前行……

有“印度尼西亚之肺”之称的巴布亚岛是此次的首航地点,遍布原始热带雨林的巴布亚,拥有高达4150万公顷的热带雨林的面积,其森林覆盖率接近80%,居印尼之首。丰富的森林资源让巴布亚成为众多采伐公司和油棕公司开伐的对象。据绿色和平在2007年所统计的数据,巴布亚岛已有25%的天然林落入木材公司的“魔掌”被卖往日本、美国、中国及欧盟地区。由于经营木材利润非常可观,非法伐木公司一直活跃于巴布亚森林,截至2011年当地森林面积仅剩3410万公顷。

绿色和平的船舰“彩虹勇士号”到来,受到了原住民的热烈欢迎。

 

#5月12日   在“彩虹勇士号”上第一次执行任务

登船的第二天,早上五点,船上成员都为当天行动准备了一夜,心情分外紧张,天色一直昏沉,暴雨未停,参与行动的小船无法启动。此前,小船在测试运行中毫无异常。在极度恶劣的天气下,等了三个小时,小船发动机仍无法修好,负责人只好无奈地取消当天行动。参与筹备的工作人员,都感到失落。绿色和平的船只在每次执行任务过程中,都面对许多挑战,克服天气、技术、安全,各种不稳定的因素。可见,每一次的行动除了充分的准备,更需要锲而不舍的精神才能完成。到了早上10:30, 船上警报突响,紧急集合训练并没受天气恶劣影响。所有人都迅速从自己的舱室座椅底下取出救生衣并穿上,到甲板集合。(船上有三种紧急信号:一般警报、火警和弃船。前两种都是警报,而弃船则需要船长直接下令才可执行)集合过后,大家很快又开始新一轮的行动讨论。

 

第二篇  探究森林的奥秘及可持续经营的智慧

#515 Sari仪式:和睦的森林大家庭

印尼森林原著村民的独白:“森林是留给我的儿子的……”

 

为了解当地村民如何与原始森林和睦共存,我们决定前往当地的森林社区。一行8人,坐上美人鱼号橡皮艇,经历约一小时的水上航行,来到了Kwati Sore村庄。

下船不久,我们不禁为当前的景色所吸引,这是一个背靠森林面向大海仿佛与世隔绝的村庄。森林和海洋孕育着当地村民,村庄里约有40户人,由于村庄的地理位置的独特性,至今并没有通电,只有小部分村民拥有自己的发电设备。村民在介绍他们如何在这一片稀有土地上维持生计,提及两种树,Mohosi and Graha,Mohosi树和Graha树的树皮是制作香水的原料之一,村民在收集这两种树的树皮之后会卖到附近的城市,原料经加工后会大量出口到阿拉伯的国家。国际市场对树木及本土原料的需求一直持续增长。但Kwati sore的村民们并未因经济利益驱使而大肆砍伐森林,坚持用引种种植的方式,实现森林的可持续经营

村民说:“我不能去砍森林,森林是留给我的儿子,我的孙子,我的重孙子的……”

随后,村民带领我们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攀爬,爬到山顶就见到一块巨石,坐落于丛林间,当地村民给每个人都递上树枝和树叶,示意我们将手中的“圣物”敬献给巨石。敬献的过程是当地村民对森林的一种尊重. 森林除了是村民的生活支柱,更是他们神圣的土地,他们尊重她,保护她。为此,我不得不为这一份特殊的“尊重”所感动。

印尼森林原住民的Sasi仪式,意为让大自然休养生息。

 

在回船的路上,同事跟我讲述了一个“Sasi”风俗仪式,“Sasi” 意思是让大自然休养生息。在Sasi 期间,村民必须禁伐禁渔。“Sasi”在当地还象征着女性,倘若有人亵渎了Sasi,就跟亵渎女性一样不可饶恕。部族里有地位的女性才有权宣告Sasi的开始和结束, 而一般是由部落首领的妻子或者姐妹承担这个神圣的职责。

这一习俗传承,不仅将保护森林的行为变成一种信仰,更让其它依赖森林而生存的生物受惠。

 

第三篇  别让棕榈油种植成为毁灭森林的凶手

#516吃掉森林的油棕榈

然而,这一种可持续的森林经营理念并没有在一些跨国公司中得到认可,他们以利益最大化为前提,肆意砍伐森林,不断进行油棕种植园的扩张。由于,棕榈树的生长周期为25年左右,种植三年以后便可产果,果子直接可用于榨油。在丰产期的第8-10年,其利润率高达50%。因此,高利润的油棕产业吸引到大量企业前来开辟种植园。

大片的油棕种植园侵占了原本应该是动植物天堂的印尼原始森林。

 

在行程的最后一天,印尼同事带我们走访当地一个油棕种植园,种植园的油棕及膝高,意味着这一批油棕所开发时间不长,而在种植园不远处就是一片原始森林,印尼同事慨叹,两年之内,那片森林恐怕也会随这一片的油棕种植园扩张而消失。 印尼的棕榈油产业的不断扩张使很多当地老百姓丧失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森林。而中国作为棕榈油的第二大进口国,对棕榈油的需求持续增长。人们在使用棕榈油产品时无意识的成为了毁林的帮凶。

停止毁林,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原始森林,保护为数不多的地球绿肺。

 

曾经的加里曼丹岛和苏门答腊岛也拥有着一片完整未受侵扰的森林,但如今,这两个岛屿的森林覆盖率只剩40%。

巴布亚岛会否成为第二个加里曼丹岛或是苏门答腊岛,取决于大家是否愿意为保护森林做出努力。

森林的破坏,伤害的不仅是树木、动物、而是整个生态系统,是我们彼此赖以生存的地球。 

——绿色和平保护森林项目主任  吕维菊

 

加入我们, 电子通讯, 注册会员, 绿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