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海海底的海星和海冰 © John B. Weller / Greenpeace

 

今天,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放过了完成自己在2012年建立南大洋海洋保护区承诺的最后一个机会。正如来自欧盟和其他国家的代表所说,这次会议的失败使得委员会的威信陷入危机。我们的感受完全与来自成员国代表团们的评论完全一致:“失望至极”、“不良先例”、“沮丧”、“遗憾”还有“错失良机”。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由25个成员组成,建立海洋保护区需要这些成员国的一致同意才能通过。尽管在会议过程中美国和澳大利亚起到了强有力的领导作用,大多数的成员国也都支持建立海洋保护区,但是有些国家的不配合却阻挠了整个进程——俄罗斯和中国纠结在会议程序问题上,使得在会议期间难以讨论正题;乌克兰则仿佛完全忘记了委员会身负的是“养护南大洋”的责任,装作只知道渔业利益是唯一的考虑因素;韩国和日本的阻碍稍稍小一点,但是想让他们从“麻烦”进步成为有帮助的一分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Rob Robbins和威德尔海豹 © John B. Weller / Greenpeace

 

这对我们所有热爱海洋的人来说都是很糟糕的一天。特别特别的是,这对企鹅、海豹、虎鲸还有其他生活在南大洋的生物们来说是糟糕透顶的一天法捕捞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今天的失败,其实只是一个更大败局的一部分,这个败局就是国际社会违背了自己建立全球海洋保护区网络的承诺。尽管在各种国际会议上,一次又一次地讨论着建立起海洋保护区的目标,但是政府们却离这一目标越来越远。

然而,会议的废墟之中我们看到一丝光亮:许多成员国加倍地专注在海洋保护区的议题上,委员会也决定明年七月份,在两次年会之间,启动一次特殊的会议,继续讨论保护罗斯海和东南极的提议。

这给了我们七个月的时间来支持赞成海洋保护区提议的成员国们,也给了我们更多时间来说服反对者们,让他们理解继续推迟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我们需要你们的帮助,所以当我们重整旗鼓、继续奋斗的时候,请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

—— 绿色和平美国办公室海洋项目总监 John Hoce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