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2日早上,我在台湾高雄第一次亲身体验绿色和平的非暴力直接行动。这是一次关于海洋保护的行动,目的是揭露台湾渔业的问题,要求台湾渔业署说到做到,切实履行自己的“永续宣言”。

绿色和平高雄港的非暴力直接行动,四名行动者在45米高空挂出了「海嘸魚,擱造船?」(海无鱼,何造船)的横幅标语。 © GREENPEACE / ALEX HOFFORD

 

绿色和平的十位行动者,来到全台湾最大的船厂,从高达45米的天车上挂起长达15米的横幅,书写着“海嘸魚, 擱造船?”的大型标语。这句台语的意思是说,“都已经没有鱼了,还造船做什么?”绿色和平以此行为来揭露台湾渔业署在兴建新船政策方面说一套做一套的态度,渔业署表面上承诺不会增加捕捞的能力,实际上却一直批准兴建围网船和延绳钓渔船。7年来批准建造了22艘大型的围网渔船,总吨数在中西太平洋年年居于首位,加剧了该地区的过度捕捞危机。

这次的行动立即得到了四家电视台和三家报社的报道,成功将绿色和平的诉求传播出去。台湾渔业署也立即做出了回应——虽然他们仍在逃避责任,但是渔业署已经开始重视这件事情,绿色和平会抓住这次对话的机会,推动渔业署早日“减船”。

全世界有六成以上的金枪鱼来源于中西太平洋地区。2010年,中西太平洋的全部金枪鱼渔获量约有242万吨,全球71%的鲣鱼,57%的长鳍金枪鱼,48%的黄鳍金枪鱼以及33%的大眼金枪鱼来源于此。目前长鳍金枪鱼、黄鳍金枪鱼和大眼金枪鱼三种均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的红皮书,面临绝种危机。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估计,在中西太平洋,长鳍金枪鱼和大眼金枪鱼的捕捉量已经超过其全球鱼群数的一半以上,而黄鳍金枪鱼在中西太平洋的捕捉量甚至已经高达全球鱼群总数目的九成以上。在过去15年中,大眼金枪鱼减少了29%,黄鳍金枪鱼在也在过去10年里减少了21%。

绿色和平希望号与“海嘸魚,擱造船?”的标语在高雄港直指渔业署不合理渔业政策,正在加速海洋资源的枯竭。 © GREENPEACE / ALEX HOFFORD

 

台湾在全球海洋保护中的角色非常重要,是因为台湾的远洋渔业非常发达,尤其是在中西太平洋地区。台籍或台湾人投资经营的大型围网船吨数和延绳钓渔船数量均居于全区首位。自2007年至2012年,台湾新建围网船22艘,总吨数达38988吨,远高于第二名日本(7712吨)5倍、第三名中国大陆(2688吨)14倍、第四名韩国(1014吨)38倍。

绿色和平曾在2011年质疑台湾渔业署,为何经过减船的措施之后,台湾在中西太平洋的渔船的总吨位数不减反增。当时渔业署表示,减船措施是“一吨换一吨”,换掉的旧船沉到海里去做鱼礁。然而,“一吨换一吨”怎么会造成总吨位数不减反增?显然渔业署无法自圆其说。绿色和平呼吁渔业署应当立即检讨台湾远洋渔船的数量规模,提出有效的资源复育方案,并修正相关管理规定,切实履行自己的“永续宣言”。

资深海洋项目主任高于棻说,“面对渔业资源严重枯竭及渔船过剩,渔业署不但没有提供可持续方案,也没有对造船厂与远洋渔船的严加把关,反而持续批准行业建造出更有掠夺性捕捞效率的远洋渔船,甚至大开后门,钻中西太平洋渔业管理组织的漏洞。” © GREENPEACE / ALEX HOFFORD

 

大型围网船的危害非常大。中西太平洋七成以上的渔获是以鲣鱼为目标渔获的围网船所捕捞。而围网船多数使用人工集鱼装置,吸引目标鱼群。同时也会引来其他非目标鱼类,以及造成其他许多珍贵品种的误捕,例如海龟、鲨鱼,以及已经濒危的黄鳍金枪鱼和大眼金枪鱼的幼鱼。捕捞鲣鱼所带来的误捕死亡率,已经严重影响了大眼金枪鱼鱼群的成长,有可能会导致将来渔获量崩溃。

同时,远洋的过度捕捞,也严重影响了小型渔民的生计。金枪鱼是高度洄游性的鱼类,是反应生态系统健康的指标物种。远洋捕捞过于发达,金枪鱼从源头就遭到大力捕捞,洄游到近岸的数量急剧下降,小型渔民的渔获量也跟着减少,严重影响了近海渔民的生存。

海洋资源正在持续枯竭!台湾渔业署却并未履行自己承诺的“永续渔业”政策,继续扶植破坏性产业。将来如果无鱼可捕,这些新造的渔船只得靠港闲置。但是生态系统崩溃的恶果却是由所有渔民以及所有子子孙孙共同来承担的。

——绿色和平保护海洋项目主任 周薇
2012.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