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作物

页面 - 2011-01-14
转基因作物通过生物技术,将某个(或几个)基因从生物体中分离出来,之后植入另一种生物体内,从而培育出的具有新性状的生物。如转基因水稻是指将土壤中某种菌的抗虫基因转到水稻中,使得水稻具有抗虫的性状。

转基因作物,安全吗?

水稻是许多亚洲人的主粮,正遭受转基因的威胁。转基因作物本身并不能解决由化学农业来带的单一化种植和农药、化肥等农用化学品大量投入的问题,而且给本已脆弱的田间生态系统带来了一系列新的威胁。

至今为止,世界上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批准转基因主粮的商业种植;但中国却极有可能成为商业化生产转基因水稻的国家。

转基因稻米对环境的影响

转基因水稻是指应用转基因技术,把一些水稻中本来没有的基因(如细菌的基因)转入水稻,使水稻拥有新的性状如抗虫、抗除草剂、抗病害等。但这种技术非常粗糙,转入的基因随机插入作物原有的基因组当中,可能会影响作物原有基因功能,同时带来不能预期的后果。

转基因农作物会通过花粉将基因传播给近亲植物,让其它植物也出现转基因农作物(如抗除草剂)的特征,扰乱生态平衡,造成基因污染。如果抗除草剂的基因传播到杂草,更会出现“超级杂草”,危害粮食生产。

另外,一些害虫会对转基因农作物产生抗性,从而导致更具毒性或更大剂量的化学杀虫剂的使用,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对环境造成污染。我国多年种植的Bt转基因棉花历史来看,抗性的增加和次生害虫的爆发,所以农药的使用量并没有减少。

转基因技术不是会改善农民生计吗﹖

转基因作物在研发过程中涉及到的技术、方法和基因往往已被申请专利,而这么专利的持有人大多为生物技术公司。专利向专利持有人赋予了独享经济效益的权利。一般转基因作物种子的价格比非转基因种子贵,据统计目前我国转基因棉花的种子价格一般为普通棉花种子价格的2-5倍,因此价格的上涨无疑加大了农民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转基因作物并不具有产量优势,如江苏的转基因棉花在2009年出现大面积的减产绝产现象,最终导致棉农入不敷出。因此,转基因技术并不能有效的改善农民的生计,反而可能造成影响。

揭露非法种植转基因水稻

至今为止全球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批准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种植;但中国却极有可能成为商业化生产转基因水稻的国家。

转基因农作物在中国实行商业化生产前,必须先向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申请生物安全证书,然后按照法规通过品种审定,获得生产经营许可证,才可以在市场上出售及最终的商业化种植。农业部已于2009年就两种转基因水稻颁发生物安全证书,但是并不允许最终的商业化种植。

可是,绿色和平近年不断揭露转基因水稻非法种植事件。2005年在尚未通过安全测试的情况下,湖北地区已发现有转基因水稻种植至少两年,且污染了湖北和其他省市的大米。2007年,绿色和平揭露转基因水稻非法冒充常规杂交水稻,在湖南省进行田间试验,并已申请品种审定,试图获取商业化种植资格。 2010年,绿色和平揭露湖北、湖南、江西、福建和广东的种子市场和流通领域出现非法转基因稻种,大米和米制品。

这些案例显示出中国政府在管理转基因生物安全的制度上仍有漏洞,政府须加强转基因生物监管力度,谨慎对待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的审批。

打响保卫粮食主权的战役

绿色和平面对跨国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请他们不要插手中国粮食。要求其实很简单:这些国外生物技术公司如果要拿出没有觊觎我国粮食主权的证据来,那就请向公众明晰地公布他们的项目中涉及中国粮食问题的专利细节,以及他们与中国科研机构、科学家和种子公司之间签订的相关协议内容吧。

绿色和平的行动再一次把许多人不愿直面的问题提到了台面上来。在横幅的背后,有绿色和平的再次恳请:中国政府立即暂停所有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审批,全面调查、分析并评估国外转基因专利可能带来的影响。

只有发展生态农业与有机农业,才是农业发展的可持续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