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婕 资深森林保护项目主任

页面 - 2010-05-04
在厌倦了为以营利为目标的公司工作后,我决定加入更有利于环境和自身的非营利、环境保护行业。刚加入绿色和平不久,我就有了去印度尼西亚原始森林、加入绿色和平气候保卫站全球行动的机会。去原始森林一直是我的梦想,在我的印象中,印尼的原始森林是那么多样和神秘啊。亲眼目睹到它的美和神圣被人为的无情破坏,对于这种惨景,在参加绿色和平之前、甚至到了印尼之前,我都没有做好一点心理准备。

见证了天堂雨林的毁灭,杨婕更把绿色和平的工作当成了自己未来最应该做好的事。

站在天堂和地狱的临界点上

绿色和平的印度尼西亚团队在印尼苏门答腊岛上的坎帕半岛(Kampar Peninsula)上搭建气候保卫站,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森林保卫者们可以在这里停留几个月,用实际行动来将停止伐木之于气候变化的重要关键讯息传递出去,来获取全球的关注与正视。苏门答腊岛以泥炭地森林为主(湿地的一种),这里的泥炭地层非常地深,储存了大约20亿吨的碳,是全世界最大的天然碳储藏地之一,这里的生态系统对于全球的气候变化扮演至为关键的角色。

一次性筷子, 保护森林, 天堂雨林, 森林保护, 森林覆盖率, 热带原始森林, 生态林业, 绿色和平

与大树合影(由左至右:绿色和平东南亚森林项目主任Bustar, 作家春树,绿色和平中国资深森林项目主任杨婕,麦田守望者主唱萧玮)

2009年11月6日,在去往气候保卫站的路上,在名为Arara Abadi的地方,第一次,我亲眼见证了原始森林被无情的摧毁的实景。我一下车就被眼前及周边的景象震住了。一望无际的泥炭地森林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是烧得焦黑的树桩和树根,还有被烧得不能再复活的树木。放眼望去,只有野草在树桩间杂生,似乎象征着这块土地不甘被摧毁的希望仍然零星的洒落在已经毫无"生"气的土地上。我试着想象这片土地没有被摧毁前的景象:没有公路,没有人工河渠,没有污染,只有大树和依赖其生存的形形色色的动物和原住民,还有原始的、不被干扰的信仰和希望。

当Rob, 气候保卫站的站长问我确定要到Serkap 湖去的时候,我说"那当然了!"那里是未经侵扰的、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那里发生的人类活动之少,我将成为绿色和平全球办公室里唯一2个去过那里的人之一。Pak Dani,坎帕半岛上的一名以捕鱼为生的原住民,他和他的儿子Nasir同意让我们到他们在Serkap湖的小木屋里走访。那里是Pak Dani成长的地方,对于他来说这片森林就是他的全部。经过长达11个小时的船程,我们终于到了美丽无比的Serkap 湖。宽广和平静的湖面被原始森林环绕和保护着,夕阳慵懒的洒落在湖面上,整个意境顿时让我们都神清气爽,仿佛置身于另一个天堂中。Pak Dani 相信原始森林是神圣的,有力量的。他说,森林不喜欢自大、傲慢的人,也不会容忍不尊重它的访客。森林不仅是他们的"超市"维持他们的生计,森林更是他们的安拉主,保护森林就是他们的使命!

我仍然记得Pak Dani当时在森林里跟我说过的话,他说:"没有生活在原始森林里的人是不会了解她对于依赖其生存的人们有多么重要。单凭我们的力量是不足以捍卫我们的家园的,我希望你以及更多的中国人民可以帮助我们一起去守护她。"

我的工作还在继续。我来到绿色和平,就是要帮助像Pak Dani 这样的、更多的原住民一起去阻止商业伐木公司继续大肆破坏原始森林

森林保护不分国界,爱森林就是爱自己。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