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下的就是挣下的——绿色和平外联顾问 王晓军

页面 - 2010-07-22
在12岁那年,我从母亲和姐姐那里接过了一副担子。是真的担子,挑水用的。每天放学,我的第一件事情是挑起扁担和水桶,走下门口的小山坡去挑水。母亲总是告诉我打水之前要先把桶底在井边的小溪里冲冲干净,然后桶底的树叶干土之类的就不会进到井里面去,弄脏了水。母亲也告诉我很多人都需要在这口井里打水,稍微有脏物进去,就会让村里的其他人喝不上干净的水。 “井水是大伙共用的,每个人都得操点心。万一脏东西进去,水就没法喝了,都得渴着。”这是母亲教给我对待别人和资源的态度。

绿色和平外联顾问 王晓军

 

因为念我年纪小身体弱,母亲总是把家里的用水量减到最小,包括洗衣服,她都会和我的姐姐一起抽休息的时间去河边,除非冬天天气太冷。所以我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暗自许诺,我的第一笔工资要给母亲买台洗衣机。

第一笔并不多的工资终于如愿以偿买了洗衣机,我却发现母亲还是不愿意去用,洗衣机总是空空的干干的,她说太费水了,还不如手洗,又省水又省电还省衣服。当然洗衣机还是会用的,只是会在洗床单被罩的时候劳其大驾一下。

 "省下的就是挣下的,"节俭的母亲常常说。这就是她传承给我的对待生活和消费的态度。

如果说这个星球就像是我儿时的那个小村落,村民们共有的那口井就是我们现在所有的资源,远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无论是空气也罢还是水也罢,气候也罢还是森林也罢,都是我们所共用的资源,"万一有脏东西进去",北京上海青藏高原孟买新德里西伯利亚悉尼巴黎伦敦威尼斯开罗好望角纽约旧金山墨西哥城圣保罗布宜诺斯艾利斯,都得"渴着",而且井底不再会有点滴的水渗出。

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我们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是建立在对于资源的无穷尽的掠夺之上的,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每一丁点节省下来的资源都是对未来的投资--"省下的就是挣下的",那么每个人也许会更多一点地考虑一下今天是否可以为了明天而"节省"下一点什么。即使不为自己,也为孩子。

对于我的母亲,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实践起来也就这么不费力,自然而然到丝毫无需考虑或计算。

让办公室的白领们明白气候变化如何地严峻如何地就发生在身边;让书店里爱书的人明白每一页起伏的故事和每一行诗句都不必非得印刷在原始森林的伤疤之上;让推着儿童车走在街头的年轻母亲明白如何让自己的孩子免于未知的转基因的侵害;让爱美的人们都拒绝购买导致水污染的时髦衣裳。让所有的人都看到地球就是这样脆弱,而保护地球完全可以是举手投足之间的小小动作--这就是我今天的日常工作和挑战。

记得去年在和母亲聊天,说要去丹麦的根本哈根开全球的气候变化大会,她问气候变化是怎么回事,我们一个小小的民间组织跑去那么远的地方,是人家各国"一把手"决定的事情,老百姓永远都没有什么办法。我告诉她我们以前的二十四节气多准啊,该种地的时候种地,该下雪的时候下雪,然后她接话说:"也是,现在的冬天都数九寒天了,都不需要穿棉袄。"我在电话里承认说是的,这个事情必须是每个国家都要出台政策来应对的事情,但是普通百姓也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譬如换节能灯而且随手关灯,母亲说:"这个容易,普通老百姓谁不想省电省水省钱。谁也不舍得瞎浪费啊。省下的就是挣下的。"

是啊,省下的为什么不可以是这个星球?挣下的为什么不可以是未来?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