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媒体项目经理 王珏

页面 - 2009-05-13
“绿色和平是一个独立的全球性环保组织。”——这是我在工作中说的机会最多的一句话。作为公众项目主任的我要想办法用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把绿色和平以及我们的项目介绍给公众,还要鼓励大家的参与。而我,总是相信每个人都是“改变”的一部分。

王珏的职责是把绿色和平以及我们的项目介绍给公众,并且鼓励大家参与。

"是环保,不是环卫……"向不知道什么是环保的邻居大妈解释。

"是可以养活自己的理想工作,我们都是地球的义工……"向生怕我没有找到工作的母校的好心教授解释。

"记得新闻联播上开着船阻止日本捕鲸的那个组织吗?那就是绿色和平啊!"向活动现场不明白我们是谁的物业管理员大叔解释。

"绿色和平是一个独立的全球性环保组织。"

这是我在工作中说的机会最多的一句话。绿色和平相信,行动能够带来改变,而"让公众成为改变的一部分"则是我的职责。所以,在不同场合不停地重复这句话,让更多新朋友了解绿色和平,成了我最重要的工作。

公众项目主任就是要想办法,用最有效的沟通方式,把绿色和平以及我们的项目介绍给公众,还要鼓励大家的参与。

你了解吗:

自己的电子产品和设备在退役之后可能会成为环境杀手;

使用一次性筷子会成为毁掉森林的帮凶;

你每天使用的化工、纺织产品是来自水污染最严重的产业;

食用转基因木瓜可能会过敏,同时鼓励了可能会导致生态灾难的转基因商业化种植。

或者,你早就摩拳擦掌想保护地球,但却无从下手,你不妨想想:

作为消费者,你有权要求企业提供没有潜在环境危害的电子产品;

自带筷子外出就餐,敦促餐厅配备消毒筷,这些都是举手之劳;

如果每一个人都去监管污染企业,污染行为将无所遁形;

转基因问题背后的复杂性:对健康的潜在威胁、种子专利、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的危害……

绿色和平让没有渠道、没有机会的人发出声音

每个人都很重要,每个人都能发挥作用,每个人都能带来变化。身边的朋友里,不理解环保,不理解绿色和平,不理解NGO的大有人在:"为什么要在一个发展中国家讲环保,难道经济发展不是放在第一位的吗?吃饱肚子不是最重要的吗?说环保太奢侈了吧。"

绿色和平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让没有渠道、没有机会的人发出声音--在贵屿拆解洋垃圾的工人、森林被毁失去家园的原住民、大工厂旁边的癌症村村民、给外国公司付转基因专利费的中国农民--这些弱势群体的声音需要被聆听,问题需要被解决。

保护碧水蓝天,护佑一方净土,本来是人类一种特别原始的情感,每一个环境破坏的故事背后,都有权利被滥用、资源被非持续使用、人遭到不公平对待。

为什么一个本科学工科,研究生读电影研究的人要在绿色和平工作?

掐指算来,03年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在绿色和平做兼职,后来加入变成正式的工作人员,先后经历了若干个职位:做过绿色和平公众参与网站、设计明信片、拍摄视频、搭建活动装置,还有最重要的,把做好的内容推广出去。

电影里我最珍惜的部分,是创作者的真诚,那种有些话不得不说的感觉;我面对我所有的作品,哪怕是一篇治水博客,都是诚恳的,如果我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话,我不愿说出来给别人听。在绿色和平,我能看到我的受众,听到他们的反应。无论是博客上的一则留言、志愿者写来的邮件、参与活动的朋友的现场回馈,我都十分珍视--因为即使导演拍的电影上映,也不一定能听得到观众的真实心声呢。

而且,我真切相信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将成为绿色和平的一部分,成为改变的一部分。

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