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与海洋项目经理 江雍年

页面 - 2009-08-25
成为了绿色和平中国的北京办公室第一位从东南亚过来的华裔同事,我常被问到两个问题:你是以一个怎么样的心境来中国做环保工作?南洋的华人怎么看待中国的崛起?

江雍年已经为东南亚各种NGO工作十多年了。现在,他在绿色和平为中国的环境革命而奋斗。

很多同事都问,我什么时候回马来西亚,因为他们想要顺道拜访一个足以使到郑和七下南洋的热带雨林区域。回家的行程一直无法拍案,因为我正面临着一个新难题。

"一定要来北京找你"

没来中国之前,十年里转辗过不同的国家工作旅居,从来没有像这一次陆陆续续地接到来自家乡的亲戚家属、朋友乃至NGO圈子同道的邮件或电话。以往一般的寒暄中很熟悉的问候"什么时候回来"不再出现;代替的是"会在中国待多久,这一次一定要来北京找你"。

是的,如今虽然国籍不一样,然而很多我爷爷那一辈、父亲那一辈甚至于我同一辈的朋友们都对中国怀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和民族血缘的情意结。在马来西亚落地生根的几代华人一直遭受到当地统治阶层的不同层次上的政治、经济及文化政策的边缘化,然而中华民族文化的自强运动从来不曾被我们放弃过。中国在九十年代靠着"要发展,先污染,后治理"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富裕"起来了,马来西亚的上层为了要和中国打交道做生意,政府不再那么粗线条地打压中华文化。多年来的民族文化自强运动也终于争取到了一些"小开放"。学中文也慢慢成了时尚,舞龙舞狮也可以上电视了。

中华再崛起的背后

全球暖化,全球变暖,全球变暖影响,气候变暖,全球变暖原因,全球气候变暖,绿色和平,绿色和平组织,绿色和平中国,气候与能源

江雍年和他的NGO伙伴们在一起。

简单说起来,中国的繁荣昌盛间接地促使了整个南洋区域华人散落流失的文化空间的逐步开放凝聚,对此,身在海外的他们是心怀激动的。然而,在迈入二十一世纪之际,中国也正面临着另一个严峻的挑战。接近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后所启动的神奇经济成长的背后,是另一个触目惊心的、数不清的人类苦难与环境破坏的历史。

三月蕉芭雨林的旱季,去向几位NGO社运的老前辈道别。一听说我就要去北京就职,大家赶紧询问我绿色和平是一个怎么样的国际组织,有的还上网查。知道了详情之后,都说协助中国转型成为绿色大国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业,对我大加勉励。的确,许多海外华人看待这个培育着他们祖先发源地的土地有着复杂的爱之深,责之切的情怀。看着中国一天天的壮大是许多海外华人的愿望,如果发现她不争气就会感到失落和郁闷。

始终隔着一层纱布去看中国崛起的奇迹,美化及被升华的成分肯定是比较多;亲自见证感受了,才深刻体会到"廉价中国背后是沧桑"的真正意义。以往从马来西亚的中国书展中捧着"物美价廉"的书籍满载而归,我可没想过廉价造纸业已经对中国河川造成了严重污染;更不会想到中国经济赖以蓬勃发展的燃煤发电背后所带来的环境破坏以及那些被逼为自己的健康损伤买单的贫苦群众。

环保无疆界

全球暖化,全球变暖,全球变暖影响,气候变暖,全球变暖原因,全球气候变暖,绿色和平,绿色和平组织,绿色和平中国,气候与能源

江雍年希望参与中国的绿色革命。

在大陆工作,偶尔会遇到故意"刁难"的大陆朋友,说我是"外国人",不会为了中国环保而这么拼命。我赶紧对着他们说起唇亡齿寒的故事。 在二十一世纪,环保的本质是无疆界的,她环环相扣,触一发而牵动全身,没人能够免疫。中国身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要同时兼顾十三亿人口的发展权和生态文明发--任道而重远,必须每一个人尽自己的能力支持环保工作,从宏观的政策上到微观的个人生活习惯上,都要身体力行去思考,去实践。

在绿色和平的工作是忙碌而有意义的。但愿我能和各位志同道合的环保志士们一起努力,协助红色中国向绿色革命迈进,在变幻迅速的世界里不断挑战自我、完善自我,也完善我们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