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雁 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

页面 - 2009-10-19
2006年8月来绿色和平上班的第一天,我收到了这样的问候:“欢迎!请系好安全带!”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作为喜马拉雅冰川考察队最后入队的新丁,被发到了西藏。9月5日队伍在拉萨会合,10日到达珠峰大本营,20日返回北京。回家的路上想起那句话,不由得赞叹,绿色和平的生活果真像过山车一样。这对我来说,几乎毫无心理准备,但却惊喜连连。

李 雁 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加入绿色和平之前的生活风平浪静。在学校一呆七年,学环境科学、生态学,探究如何从卫星影像看出植被长势一类的问题,不过一直没机会尝试地学工作者风餐露宿呼啸林间的野外生活。随后认识到,同几百公里高空拍摄的图片相比,我更想同活生生的人与环境打交道,于是进入社会,从事提高公众环境意识方面的工作。直到对"气候变化"议题的热情又在心底熊熊复燃起来,我渐渐觉得不应再在机关单位的温水里舒服躺下去,恰逢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招人,而我从前做过绿色和平的志愿者,对这里已经有所向往,缘分降临,我就赶紧投奔而来。

不过用Y世代网络词汇来说,我这人实在有些"宅",四体不勤,喜欢窝在屋里。之前的工作没有太多出差的机会,业余时间通常都挂在网上,读书听歌看动画,足不出户心灵旅行。艰难困苦如西藏,我原以为一辈子也不会沾边。来绿色和平报到时,被问到愿不愿意参加冰川考察,我的第一反应是,怕自己这身子骨吃不消高海拔,但是亲历世界之巅的诱惑频频袭来,最终说服自己的理由很简单--不妨勇敢去试!

出发前短短几周的时间里,我和将要朝夕相处的同事们一起每天游泳,练习深呼吸,还吃了好些高原红景天……大家原本都对我不太放心,结果到了拉萨,及至上到海拔5200多米的珠峰大本营,我倒成了全队高原反应最轻的人之一。据指认,本人不仅全程毫不萎靡,甚至有点"发疯"。天天乐呵呵地想唱歌,感触颇多。随着珠峰临近,那种期待的兴奋不断高涨,在到达大本营,看到夕阳里沉默有力的金字塔型山峰那一刻,达到圆满。

珠峰山中的日子,格外让人体味到气候之手的强大。在一次攀登练习中,我们沿着绒布主冰川的侧碛向上走,看到身旁山谷里浅蓝色的冰体逐渐在灰色的冰碛物下显露出来,宝蓝色的小冰湖点缀其上,远处行军队列一样的白色冰塔林清晰可见。目睹千百年前气候较冷时,绒布冰川茁壮前进在山坡上留下的道道痕迹,耳闻水声在看似平静的冰川内部流淌,我才真切意识到这条活着的冰川曾在山谷的怀抱里缓缓流动、生长,不知日月,而今正在消融。可惜我的体力不足以爬到5800米中绒布冰川的冰塔林前,否则我也将目睹到那个山谷里,40年前的照片上白色旗帜如林、令人屏息的壮丽场面已然消失不见。

每个看到珠峰冰川对比图片的人可能都会问:我能做什么?这恐怕正是气候变化影响见证的力量。在寻求答案的路上,每个人身上都有改变的希望。比如我自己,依然挺"宅",但有了随时出发搜寻气候变化线索的准备。一句话寄语关心地球气候的人:"系紧安全带,与我们共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