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 黄玮

页面 - 2010-05-04

成为一个环保主义者,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最理所当然的选择。和玩伴一起去爬过的桑树林,一直都梦想有一天能在城市公园复制一个;夏天最喜欢在家背后长满杂草的坡上打滚,摘指甲花和狗尾巴草回家;放学了回家就在自家的菜园里摘一颗西红柿,坐在门槛上吃的满脸汁水;偷偷把邻居家拴着的船荡到河中央,一边看着大人在岸边跳脚一边玩水;夏天跟表姐去荷塘里摘莲蓬,回到岸边时肚皮已经撑得老高。光脚板在农村度过童年,穿着鞋回到城市里长大成人,每回看见电视新闻里又曝光卤肉作假,蔬菜农药超标,每回吃到红彤彤却一点味儿都没有的西红柿,我就会跟妈妈说,妈,我们搬回乡下去吧?要不,你再种个菜园子吧?

乡下却再也不是那个乡下。十几年的时间,我的家乡多了一条马路,瓦屋大部分变成了水泥房,可是河水已经变成死水,湖塘变得臭不可闻,原来田田的荷叶现在变成一块块鱼田,大袋的饲料就在我的面前被倒进湖水河水里。姨妈告诉我现在已经没人敢喝河水,村里的自来水厂也已废弃,就连地下水也干了,知道我要回去,二叔为了给我买两条野生鲫鱼却是硬生生找不到。我们又去了以前一望无际的农田,可另一面就是漫天遍野的塑料袋和小山般高的各种生活垃圾。儿时的玩伴家里,还是一样的家徒四壁,甚至因为时间的流逝,更让我感到了贫穷的刺痛。

我跟妈妈说,我们搬不回乡下去了,因为我想要回去的那个乡下,已经不见了。

于是我成了一名旗帜鲜明的环保主义者,天天在所有的朋友耳边叨叨,叨少用水,叨不剩饭,叨少买衣服,叨垃圾分类,叨反思消费主义社会,叨去参加哥本哈根大游行,叨捐款给热带雨林,直到他们提着我的耳朵说,你干脆去环保组织好了,叨给全世界听!

环保,对于我而言,已经不仅仅只是维护大自然,更是传播一种价值观。一种离开浪费,离开对大自然任意索求,离开大肆污染,离开依靠过度消费来支撑经济发展,离开放任物欲膨胀的思想观念;是一个质疑资源分布不均衡,是一个伸手拥抱全世界,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善哪怕是世界最边远角落的人们生活环境的理想。环保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是一个和居住在这片星球上的每一个居民息息相关的难题,是一个对残酷现实的宣誓。在绿色和平,为了绿色,人与自然之间的和平,我准备好了!

话题